您的位置 首页 感悟生活

《首都文学》4635期‖山东作家夏红娟:礼 物(外一篇)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夏红娟,1971年出生,籍贯济南,生于莱芜长于莱芜,就职于中国冶金地质总局山东局水文队,山东省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
礼 物【外一篇】夏红娟(山东济南)
父亲去世已经十四年了,遗照已被母亲收到了书柜里。照片上的父亲一脸淡然,浅浅的笑,穿的上衣是姐姐给他买蓝灰色的夹克衫,洗的掉了颜色,这是他春秋季时最爱穿的衣服,说是舒坦。父亲的衣服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说多是我们姐妹三人会为他添置,特别是在逢年过节时;说少是因为他爱穿的还是少数。父亲穿衣服有自己的原则:大方舒适即可,与价钱高低无关。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给他买过一条西装短裤,他看了一眼,笑着接了过去,却从未穿过一次。后来我还质问过他为啥不穿?他只淡淡地说不像个他穿的衣服,穿不出去门。为了这,我还气了好久,母亲说我不懂事,说父亲夏天从来都是穿着长裤,再热也不光膀子。自己总是买不到父亲的心眼里,慢慢的,我也就买的少了。
那年夏天,自己买了个新手机,就把原来用了不到一年的小灵通给了父亲。他很是喜欢,没事经常拿着摆弄。六十多岁的人竟然自己学会了发短信,第一条短信是发给我的。2005年8月18日,我收到父亲的短信:祝红娟生日快乐!加上标点符号共8个字,让自己觉得内疚极了。都说儿生日娘苦日,自己结婚后每年过生日都会给母亲买礼物,衣服、鞋子,或者直接给母亲包个红包,却从来没有在那一天给父亲有过任何表示。当时就去了附近超市,到了那里,却发愁不知道该给父亲买点什么好。是啊,父亲喜欢什么呢?好像他的爱好都是我们姐妹几个反对的,认为是对身体没有一点益处的。比如抽烟。思虑半天,还是给父亲买了一条大鸡烟。回来把烟放到他面前时,他有些愣,仿佛有点不相信,平日里管他抽烟的女儿竟然给他买烟。转瞬笑了,左手拿着那条烟,右手拍打着,乐呵呵的说:“行,行,这条短信可是怪值钱,8个字换了一条烟,划算啊。”这可能是我给父亲买的礼物中,最让他高兴的一次,真的与价钱高低没有关系。那条烟,他一直没有舍得抽,连包装都没有打开,总是放在高高的衣橱顶上。安葬父亲时,连同他的一些物品被一起焚烧了。活着的时候不舍得,带到阴间吧,就当做一件可以令他开心的礼物。我家姐妹三个,没有男孩。而父亲是家中独子,在外人猜想来,父亲定然对我们姐妹不够喜欢。实际上,父亲只是表面上看着严厉罢了,却从未动手打过我们。小时候闯了祸,倒是母亲会打骂我们。而父亲虽不用打骂更多是讲道理,实在不行只需一瞪眼,我们立刻都乖乖的。母亲说我小时候特别拧拧,小学一年级“六一”节要表演节目,老师要求穿白上衣,母亲给我找了件白底带着小花的上衣,我就是不穿,一直噘着嘴的坐在门口边,母亲一点辙也没有。这时候父亲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瞪了我一眼,吓得我拿起衣服就跑了。我们都知道,父亲的瞪眼是因为我们无理取闹,所以我们姐妹都懂得无理取闹的事情做不得。那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父亲一个人上班,母亲没有正式工作,父亲微薄的工资要养活一家五口人。金钱匮乏,物质匮乏,精神生活却从不匮乏。父亲会教我们唱歌,教我们画画,还会和我们一起为家里的旧门窗刷漆,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场景:一只手提着油漆桶,一只手拿着沾满油漆的刷子,和父亲哼着歌,粉刷着门窗,粉刷着希望。
父亲送给我第一件贵重的礼物是一块电子表。80年代正是电子表时兴的时候,家境好一些的同学朋友都有。我眼馋却不敢说,也不能说,因为觉得这是乱花钱。记得84年临近期末考试,父亲告诉我,如果期末考试成绩在班里前五名,就给我买块电子表。那段时间,平日里并不是十分用功的我,一头扎进了学习里,连素日钟爱的古代仕女图也暂停“创作”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那次我刚刚好在班里排第五名。父亲果然没有食言,花了十二块五毛钱给我买了块精美的电子表。当他把表递给我的时候,语重心长地说:“你是不是很开心?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的东西才会让你感到真正的开心,也会格外珍惜。”这块电子表陪了我四年,每当看到它,总会想起父亲的话,明白没有付出过的得到不会真正的快乐,不劳而获的日子不会幸福,只有通过自己努力得到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那种快乐才更真实更开心,也更安心。直到91年我到成都上学,父亲又送我一块北极星的坤表。说是这表无需换电池,只需每晚记得上弦就好。成都,那时对我对他而言,是遥远的地方,是陌生的地方。他不放心,非要送我。经过两天的火车上的颠簸到了学校,缴费、办手续、领东西,带我和同学去街上买生活用品,到小饭店吃当地小吃,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让我们尽快的熟悉环境。三天之后,他要回家了,临走时,把我叫到学校的操场边,特别认真地对我交代了一些要求,他对我的要求有八条之多,比如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不准谈恋爱、遇到困难找警察、问路找老人等等。我一边点着头一边流眼泪,知道他应该也是舍不得,没看见他流泪,千叮咛万叮嘱后,转身走了。没过多久,济南局系统的人到成都开会,他打听到后,托人家给我带去一个小小的包裹:两身秋衣秋裤、两双袜子,一台小收音机,还有两瓶琥珀核桃罐头。秋衣秋裤和袜子我穿了十几年都没舍得丢掉,收音机陪我度过了在成都三年想家的时光,还有那裹着一层糖汁儿的核桃香甜无比,吃一颗,满满的家乡的味道,满满的家的温暖,还有父母的惦记和浓浓的爱,至今想起来,心头依然是暖暖的。
父亲送给我的礼物看起来不起眼,在有钱人看来更是微不足道。对我来说,却是那么贴心,如同冬日的温暖火炉,夏日里清凉的风。吃饱穿暖,衣食无忧,让我健康快乐的长大成人。教我做人的道理,明白人生需要努力才能收获幸福。想起父亲和自己共处的点点滴滴,为了给我买辆喜欢的自行车,围着市区转了八圈;顶着刺骨寒风骑车带着我去市里买棉袄,还忘不了给我买串糖葫芦;听着我的抱怨,骑车带我赶在天黑前采摘需要上交学校的树种;成都学校里因为担心我从上铺掉下来,用一根长绳子把床外围栓了好几道,还有操场边的耐心叮嘱;还有手拿着一条大鸡烟乐呵呵的样子……今年清明节去为父亲扫墓的时候,大家忙着,献上鲜花,摆上饭菜水果糕点,给父亲斟满酒,点燃了香烟放在墓上,轮流汇报自己一年来的变化。看着这一幕,我静静地想,父亲,亲爱的父亲,你喜欢什么礼物?可否托梦给我,等到您的忌日时,我再来看您,送您喜欢的礼物。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那日的公交车窗外,骄阳似火,使得我这个懒人更是没有兴趣看向窗外。似乎多看一眼,就会平添了几分热。想来,这窗外的景致,每天都可以看到,决计不会因为自己少看了一眼,就会少了颜色,缺了韵味。也决计不会因为自己多看了一眼,就会添了颜色,增了韵味。更何况,在我的视线的正前方,有一道风景,迷人眼醉人心的风景左右着我的目光。在我的正前方,一个姑娘安静的站在车后门附近,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握着把杆的柔弱的手臂,还有手背上的淡蓝色的纤细血管,一条条的宛若畅游在苍白的海水里的美人鱼。看她的样子大抵是在等待下车,一直扭头看着车前进的方向。这应该是位美女,而且是位年轻的美女,我断定至多也就二十岁出头。看美女,我也喜欢。美的东西谁不爱呢?目也愉悦、心也畅快的,因着大千世界上的美女种种美好,连带着周围的背景都变得“美度”自动上升,为着和谐的原因。我安静的看着距离我两米之外的美女,想来这每日戴着的口罩除了挡住病毒,能挡住没有涂口红的脸,还能挡住不想为人知的情绪。她,像一道风景,站在我视线里,尽管她不知道,当然我也不知道她是否愿意成为我眼中的风景。她的发色不是黑色的,应是染过。不张扬不怯场的深棕微微泛着光,长度只到脖子那儿就停了,露着细弱的脖颈。上身是件略略宽松浅黄色的T恤,T恤扎在方格花纹的窄裙里,裙子不长,似乎长度挡不住长长的腿。她就这样美美的的站在我的2米之外,丝毫不知背后有我的凝视,还有沉浸于美之中的思绪,以及对剩下的美的猜测。
她回头了,自然不是为了看我,兴许那一扭头只是为了甩落垂到脸颊的碎发。她回头了,一张并没有覆盖太多的化妆品的脸,清秀的眉眼,小巧精致的鼻子,还有红润的如同花瓣的双唇,再就是盖住下巴的浅蓝色口罩。于是,她的美,在我的视线里和心里戛然而止。自然没想到她与我是同一站下车,走在她的身后,我不再回想也不再猜测她的美,尽管她的确是美的,这次的“一见钟情”便匆匆收场。人生旅途漫漫,宜人风景处处。也许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一眼即万年;也许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一转便万年。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因本刊发文具有连续性,若非违法违规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删除任何一期发文,其它公众平台因需要要求删文,经作者同意后需向本平台支付300元断号费、编辑费、“原创首发”转让费;作者个人要求删除已经发布的作品,需向本平台支付200元断号费、编辑费、违约费。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源自网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总 监:张丽明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王 炜 郭凤屏万厚敏
任汉梅 任卫东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夏红娟 往期作品
《首都文学》4328期‖山东作家夏红娟:故乡路遇
《首都文学》4353期‖山东作家夏红娟:戴上海表的老人
《首都文学》4418期‖山东诗人夏红娟:悬而未决的思念无处安放(诗5首)
《首都文学》4491期‖山东作家夏红娟:那个说你胖了的人(外一篇)
《首都文学》4563期‖山东作家夏红娟:收起进攻之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