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家杂谈

《首都文学》2247期‖广西作家独行客:我与梁宽的故事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独行客,本名:欧荣开,籍贯广西宾阳。喜欢阅读、写作和旅游。闲暇时光,亲近自然,常徜徉于湖光山水田园中陶冶性情,感悟生命,憧憬美好。生活中,善于用笔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喜欢在文字中遣怀与自我愉悦。曾多次在《首都文学》《作家联盟》《新边塞》《当代文艺》《田园文苑》《追梦路上独行客》等文学平台发表作品。
我与梁宽的故事
(散记)
本刊编委 独行客(广西宾阳)

早就想洗洗上次弄湿的车座垫了,可由于事情太多,故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拖着。如今,所带的那帮“家伙”已经毕业回去,现在终于可以有一些清闲的时间了。想到此,于是临时决定:无论如何,今天上午一定要把这件拖了很久的事情搞定!八点多,搬来一张桌子放到浴室的水龙头旁,然后把座垫放到调好洗衣液的大盆和塑料桶里去浸泡。接下来,拍了一张照片发往班里的Q群,并附上了一行文字:今天洗座垫,来跟老师洗者,炒粉伺候!信息一发出,之前还寂静得令人失望的班群在刹那间变得欢腾了起来。很多学生看到了我发的图片和文字,都忍俊不禁,紧接着就是一拨接着一拨,声浪一浪高于一浪的热烈回应:“老师,老师,我去!我去!”“老师,老师,我去!我去!”……学生热情高涨,气氛热烈感人。但是,短暂的热闹之后,Q群又陷入沉寂。学生知道,我是在跟他们开玩笑。我也知道,学生也是在跟我开玩笑。九点多,正要开洗,突然门外传来了几声清脆的敲门声。我上前透过门缝往外一看:哎呀,梁宽当真来了!但稍微冷静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激动太早,说不定梁宽今天来是另有他事。开了门,正要问他,没想到他却抢先一步说:“老师,你看到高耀(班里的另一名学生)来了没有?他说他也来。我是看到你发泡在盆里的座垫和文字后就出来了。”我听了真是吃了一惊:我不过是想活跃活跃一下班里的气氛,跟学生们开开玩笑而已,没想到梁宽竟真的当真了!
接下来,我们两个就开洗了。他拿一个衣刷,我拿一个衣刷,两人在小课桌的两端同时不停地开刷起来。在刷洗过程中,有时是他拿勺子舀洗衣液的水往座垫上泼,我刷;有时又是我舀,他刷。我们俩配合得很默契,而且边刷边聊,感觉也特别有意思!但两个人站在狭小的空间里就着一张小桌子洗刷,总感觉到手脚挥展不开。为了能更畅快地刷洗,他提出要去多搬张桌子下来。我同意后,他马上出发。他顾不上炎热,下楼穿过校园,爬到教学楼四楼那里。可惜的是,他搬回来的桌子比我们刚才刷洗的那张高出很多。把座垫展放在上面显得落差很大。地方虽然宽阔了些,但挥展起来,因为垫子的高低不平,我们在刷洗中依然感到不痛快。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又搬起那张高桌再次跑向四楼。由于楼很高,太阳又大,再加上上去需要爬楼,下来穿过校园上我房间也还要爬楼,虽然只是一张不大的桌子,但当他再次搬着另一张桌子回到我房间时,也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出于心疼,我开了自己那个大1.5P的奥克斯空调最力档给他吹吹!
洗刷冲洗完毕,我对他说:“梁宽啊,等下老师要把这些座垫拿到楼顶的那些铁线上去晾晒,就怕那些生锈的铁线会染红座垫。”他听了马上说:“老师,不用怕,我先拿块抹布上去把那些铁线处理一下。”我听了回他一句:“那好吧!”想到太阳那么猛,他出门时,我把一顶草帽扣到了他的头上。尽管这样,当他下来时,我还是看到他的额头脖子鼻尖爆出了不少汗珠。汗湿的T恤也紧贴到了后背上。他向我报告说:“老师,我已经擦干净了,可以拿上去了。”见他满头大汗,满身热气,我连忙递给他纸巾,并招呼他到空调对面的椅子坐下。我对他说:“不急,不急,先坐下吹吹空调再说。”他坐下来,我也顺便打开电脑文档,要把昨天还没有写完的文章写完。由于我写作很入境,过程不发一语。房间除了空调的气流,不再有其他声响。所以,房间在刹那间变得极其安静起来。安静,很多时候是件好事。但是,有时候它也会让人感到沉闷和难受。就像梁宽静坐一旁看我写作的那当儿。时间在安静中一秒一秒地过去。对于正进入情境中写作的我,安静,确实是一种难得美妙的氛围。而对于当时无事可做的梁宽,也许那却是一份“痛苦”的煎熬和折磨!但为了不影响我,他还是很努力按捺自己静坐在椅子上。其中也不发一言一语,连呼吸也放得很轻!但时间长了,也许是因为沉闷和难受让他够呛了,他终于按捺不住自己,打破宁静,开口跟我聊起天来。他跟我说他家的事,说他爸爸怎样怎样,妈妈怎样怎样,姐姐又怎样怎样。讲到他姐姐时,他特有意思,先是来一句:“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然后引出正文:“我姐姐平时都不怎么跟我说话。电话不打,QQ也不联系。但一到手机差不多没有话费了,她就会很主动地联系我,很热乎地跟我东拉西扯很多很多。我感觉她肯定是想叫我帮她交话费。”说完还稚气未脱,气嘟嘟地撅起小嘴。看着他那天真的样子,我当时也觉得特有意思!也许有人会说:“不会吧?都初三毕业了,还那么孩子气???”而我可要告诉你,他还小着呢,二OO一年出生,刚十四岁!
聊完这个,他又跟我说起他家的其他情况:“我妈和我姐现在都去外面打工了,家里只剩下我和我爸。我爸没出车祸之前,跟村里的包工头到四处去做建筑。能赚钱,脾气也好,也很爱我。但自从他出事以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建筑做不了了,只能在家里呆着。他现在脾气暴躁了很多。有时生气了还会砸东西,甚至还会大声骂我。我爸出事那年我才读五年级,差点不得来初中,因为家里没有钱了。后来我妈去了广东打工,我才得来初中读书。我爸以前爱喝酒,现在我不给他喝那么多了。他平时就在家里放牛。我家种有四分水田,煮饭和煮粥,都是一样的米。到插田的时候,都是我爸耙田。耙好后,我们两个就抛(秧)。割禾的时候,也是我们两个人割。我家的畲地种玉米和黄豆。种的时候也是我爸犁耙,然后我们又一起种。我妈经常打电话回来,叫我有时间多来看看你……”梁宽在我面前毫不保留地讲了很多有关他家的事情,我听得也很入味。但听着听着,我又一次为他感到酸楚和难过。为他小小年纪,家中就遭受到了那么大的变故!更为小小年纪的他,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默默承受了那么多!!!
由此,我突然想起了上个学期开学的第一周,梁宽没有到校。他在家打电话给我,说他不来学校了。我听了很是吃惊,连忙追问他为什么,但他始终不肯回答。后来有一天,他妈妈亲自领着他来到我房间,跟我说了他不想来的原因。说到家庭的变故,生活的艰难,母子俩都忍不住掉下泪来!他妈妈在跟我讲完了他们家的有关情况后,临走前央求我帮她多照顾照顾他儿子!在了解到他家的变故之时,说实话,我当时心里也十分的难受。想到他家的不幸;想到他妈妈的不容易;想到他们母子俩在说到家庭的变故,生活的艰难时,双双掉泪的情景;我竟一时竟不能自已!特别是想到他妈妈在离开我房间时对我的请求,那切切的话语和哀哀的眼神,更让我强烈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自从了解到梁宽的特殊情况之后,我便开始特别地关注和关照他。平时只要是在学校里,不管是在教室还是在宿舍,也不管是在操场还是在校园的哪个角落,只要是遇到他,我都会主动跟他打招呼,并热情地跟他闲聊。很多时候,我还会适时适当地开导、安慰和勉励他。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真诚,凭借自己内心的光和热,驱除去他内心的阴郁和寒冷!
经过一段时间的频繁接触和交流,梁宽渐渐地喜欢接近我,并乐于向我敞开他的心扉。他来我房间玩,只要我房间有零食,就绝不会少他一份。班里有什么工作,我也是尽量给他锻炼。我还安排他做了207宿舍的舍长。他很懂事,工作也特别的认真负责。每天都向我报告宿舍的有关情况。如果宿舍有那个地方打扫不干净,他就自觉主动地去处理。每到星期五放学,离校前,他总会再去宿舍检查一番,拧紧水龙头,关好门窗后才离开。后来,他没事,在我也不是很忙的时候,他就喜欢到我房间来跟我聊天。聊他身边、家里或者村里发生的事。而且,特别让我感动的是,他每来我房间时,只要是看到我走廊或房间有那处不干净,他就马上打扫。有时看见我放在走廊还没来得及去倒的垃圾,他二话不说,拿起垃圾铲就往校外走。有时他来,看见我正在房间拖地板,他也马上卷起裤脚,积极参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帮我拖过地板应该不少于十次了!他还有两件事,也让我感到特别的感动。
第一件是,我们班的学生喜欢从家里带点小东西来跟我一起分享。比如,家里刚长熟的玉米,刚拔回来的花生,刚挖回的红薯,刚收获的莲藕,刚摘回来的青瓜、香瓜、西瓜……甚至连他们自家新包的粽子,我都常常得以尝鲜。为了记录我的感动和表达对他们的谢意,我喜欢在收到“鲜货”时第一时间把它们拍下来。在有空的时候,将它们和我感动的文字,做成班会素材作品,然后在上班会课时跟学生一起分享。我希望自己跟学生一起分享的,不单单地是我“作品”上面精彩的文字、图片和音乐!记得那是一个周日的晚上。下晚自习后,梁宽闷闷不乐地走到我的房间,很可惜,也很过意不去地对我说:“老师,我家星期六抽鱼塘了。本来我是想给你拿些鲫鱼和鲤鱼来的,可又怕拿来它们死了你不要,所以就没拿来。老师,对不起啊!”看到他很自责的样子,感动之余,我连忙安慰他说:“没什么啊,不拿来也好,我现在已经不自己煮了。我已经到学校食堂开饭,用不到了。”接着我又对他说:“况且今晚,你也已经拿来了!”他听了突然一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般对我说:“老师,没有啊,我没拿来!”我说:“拿来了,我都已经收到了!”我故意逗他。他听了更是惊讶无比,然后定定地看着我,说:“老师,我拿来了??在哪里???”我看着他一脸认真和迷惑的样子,连忙笑着指着他的心口说:“拿来了,就在你这里!”他听了之后,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件事让我感动了很久。虽然那晚我并没有得到什么鱼,但是,我却觉得我得到了不知道要比那些鱼贵多少倍的东西!
第二件是,临近毕业,想到学生陪伴我走过了美好的三年,想到三年来他们的懂事和对我的尊重,我决定在第十六周星期天晚上买点零食回去跟他们一起分享。那晚,我买了很多喜之郎果冻。下晚自习后,我让各个宿舍的舍长到我房间去拿回去分给同学们。晚睡铃响后我去检查宿舍。到了207,只见梁宽盘腿静静地坐在床上,他的左边摆着果冻,右边放着一个苹果。见我进来,他马上就抓起那个苹果向我递来,并对我说:“老师,我们交换吃!”梁宽此举,一下子让我心头无比温热。很欣慰他在享受好东西的时候,依然还惦记着他的班主任!想到他家的不容易,也考虑到他平时不可能经常有苹果吃,我没有接过他的苹果。我只是很激动地连连说着“谢谢”,并称自己肚子饱饱的,吃不下了,叫他留着吃。检查宿舍回来,想着梁宽刚才那纯真质朴的一幕,心里满是感慨: 当班主任确实很烦,很辛苦。但是,如果所带的学生,大部分都能像梁宽那样明理和懂事,那么我觉得,做一个班主任,再多的辛苦,再多的付出,都值得!冒着烈日晾完座垫,也到了放学时间。梁宽跟我说:“老师,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我听了连忙说:“不,不急,跟老师一起去吃了中餐再回去!”在街上的一个大排档里,我们要了一盆白斩鸭,一盆炒油菜,汤了两碗粉,然后就坐下吃了起来。当看到盆里有个鸭腿时,我马上夹过去给他,他也很懂事地说:“谢谢老师!”在吃的过程中,我一再让他先夹那些大块肉的吃,并希望他多吃点,努力将盆里的肉吃完。他同样也很懂事地说:“老师,你也努力吃!”用完餐,我们返回学校,途经老同学百货店的门口,我笑着跟她打招呼,叫她一声“老板娘”。她也笑着问我:“这是你的孩子?”我说:“是啊!”然后又笑着更正:“这是我刚毕业的学生!”。老同学听了对着我们看了又看,然后感叹说:“你们看起来,好像父子俩啊!”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回到房间,吹着空调,想到梁宽今天的表现以及他过去感人的一幕幕;想到他的坚强和懂事;想到他做事认真负责,不卑不亢,任劳任怨;想到他三年来,特别是初三这一年他为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心里满满的都是温馨、感动与幸福!但同时,一想到他家的不幸,想到他妈妈的不容易,特别是他妈妈那艰难负重的样子以及当初她对我如泣如诉的嘱托,我心里马上又变得非常难过起来。在难过中,我暗暗告诉自己:虽然我已经把梁宽带毕业了,但他毕竟年龄还小,对他,下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2015.6.29草记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由作者提供,音频选自网络。文、图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林 音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总 监:张丽明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刘艳荣 禹艳芬 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李彦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欧荣开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栾 洁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张道友 张靖云
王国胜姚凤霞李心国 樊泽宝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独行客 往期作品
《首都文学》796期‖广西作家独行客:率性随行上林游(散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