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滋味

《林州文苑》第2978期 赶会 | 高鹏伟

赶会
作者|高鹏伟
在乡下有些村镇,每年都在一个或几个固定的日子有“会”,有的一天,有的三天或几天。“会”是怎么来的没人说得清楚,多年来渐渐成了物资交流大会,几乎所有的生产、生活用品都可以在会上买到,而且价格还不贵。赶会是乡下人的一件大事,有时就是不买东西,也要到会上转转。“会”一般都在主要街道或较宽广的地方,外地的小商贩们早早就赶来,他们手中都有一本《会表》,什么时候哪里有会、会期几天心里都一清二楚,都算着时间提前来找一个好的摊位。
这一天,人们早早吃过饭收拾妥当,互相一招呼说说笑笑就出发,路上越走人越多,有的推着车子,有的挑着担子,也有的挎着篮子拉着小孩,卖筐子篮子的在小推车上又捆又拴的像一座小山,一边走一边喊着“让一让,让一让”。骑自行车的车铃按得手酸,干脆下来推着走,不是车把磕着人胳膊,就是前轮钻进人家两腿之间。一些孩子泥鳅似的在人缝中钻着向前跑,不时弄人一个趔趄。整个路上乱哄哄闹嚷嚷的。
会上早已人山人海,两边货摊一个挨着一个,有用铁管挑着布搭起来的,有用凳子木板支起来的,也有在地上铺一块布摆上东西的,还有把东西放在车子上的。各种手艺人也都支起架子,挂上小物件现做现卖。这一边小喇叭、扩音器哇啦哇啦的叫,那一头拨浪鼓、小铜锣咚咚锵锵地敲,各种腔调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大小东西看得人眼花缭乱。空气中到处都是炸油条煎包子的香味和凉粉凉皮的酸辣味儿,饮料机里不断喷着的红红绿绿的汽水也让人直咽口水。每个摊位前都有人在讨价还价,街上拥挤不堪,相跟着的一个劲互相叫着,小孩紧紧攥着小孩的手不敢丢开,有的受不住哇哇大哭起来,大人只好前面胳膊用力推着,后面屁股使劲儿撅着,把小孩护在身子底下。外围倒是才不太拥挤但人也不少,卖牲口的把牲口拴在树上,不时有人走过来走过去看。卖小猪的一只脚踩在车上站着,不断有小猪被提着后腿从车篓的绳网里掏出来,吱儿吱儿的叫。卖椅子板凳的和卖筐子篮子的都把东西的一溜摆开,既是做买卖,也是在展示自己的手艺。
男人们心思都在具、牲口、小猪娃,或者各种小工具小百货上,碰到卖烟叶的就会停下来,那时卖烟叶都是盛在口袋里,解开口放在中间先让人品尝,往往周围一大堆人,一人一杆大烟袋咕噜咕噜不停地抽,最后说不定谁买上一斤半斤,也不知这样卖划算不划算。女人们则是见啥买啥,不厌其烦地挤过来挤过去,这个摊位上问问价钱,那个摊位上看看质量。花布衣服、针头线脑、锥子扣子……都不起眼但又不可或缺,挤来挤去同伴都不知道挤哪儿去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一转身就又到一起了,最后都不忘买一束麻,回去搓绳纳鞋底用。
小一点的孩子,一大早就紧盯着大人们一举一动,在大人面前又甩胳膊又抬腿的,表示自己能走路,不用背也不用抱。路上拽着大人的手一溜小跑,但一到会上不是饿了就是渴了,坠着身子走不动。大人们知道他们那些花花肠子,嘟囔着“以后再也不让你来了!”,拿一角或几分钱买个麻花糖球江米花什么的给他。一会儿再故伎重演就不管用了,撇着嘴皱着眉被大人拉着在人群里东倒西歪。大一些的孩子谁要是得到大人一角两角的零钱,就会攥在手里一个劲地蹦,飞一样往会上跑。没钱的也不着急,说不定遇到哪个亲戚长辈,会就近给买点啥吃的喝的,至少可以尽情地玩耍,见到许多稀罕东西稀罕事。回来的路上,都喷着自己吃了啥喝了啥见了啥,争论着为什么买小猪要提后腿,看牲口为啥要看牙,尤其是卖牲口谈价钱,都不用嘴,由一个穿长衣服挎帆布兜的“经纪”,把手藏在袖口这里一比那里一捏,点点头就成了。人人都吹嘘自己知道那是啥意思,到家后就都不再说话,煞有介事地学着用手乱捏一气,故作神秘地点着头“中中中”、“合适合适”,常常被大人训斥“不少出相儿”。哪个村里有会,都要提前给亲朋好友捎信,有的还会推着小推车去把长辈亲戚接过来,会上见了别村认识的人,也都要让到家里,吃顿饭说说话。谁来也不空着手,不是买一个西瓜就是提几斤油条。有时候会上还有戏,就连赶会带“瞧唱”,有座的坐在中间,没座的在周围站一圈,外面全是各种吃的、喝的、玩的小摊位,小孩们跑来跑去呼而喝叫的比戏台上还热闹。
赶完会回来的路上,大包小包都满满的,没包的手里也提着一大堆,该碰到的又都碰到了,你一言我一语说着你买了啥,我买了啥,谁买的贵,谁买的便宜,嘻嘻哈哈埋怨着这个只顾窜,那个撵不上,谁是迟慢松,谁是老粘蛋,打听着下一次该去哪里赶哪个会。回到家一个一个都浑身酥软,叮叮当当吃过晚饭赶紧洗洗睡去。
现在生活好了,人们买东西趋向于大商场大超市,专注于品牌化高档化,来会上买东西的没有以前多了,但乡下的会还在,许多价美物廉的小物件超市商场里根本买不到,来乡下赶一次会,你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体验和收获。图片:来源彰德府,摄影王月生。
作者简介:
高鹏伟,林州市原康镇人,林州市作协会员,林州市民协会员。喜欢文学和民间历史文化,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和文学网络平台。
林州文苑工作室
编辑:平淡晓晔 王杰 燕利林州文苑是一个纯公益原创平台,旨在交流文化,宣传林州。
平台立足林州,面向全国,放眼未来,是用心舞文弄墨的乐土,是文学爱好者的家园。
热烈欢迎投稿来函!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主编微信:wangxiaoping_3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

所有作品必须是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平台不负责版权纠纷,文责自负。
版权声明:【林州文苑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推荐阅读:
【岁月如歌】家乡的“场” | 高鹏伟【岁月如歌】老缸菜 | 高鹏伟
【岁月如歌】乡村饭场 | 高鹏伟
【岁月如歌】和泥放炮 | 高鹏伟
【岁月如歌】串门儿 | 高鹏伟
【岁月如歌】炒 面 | 高鹏伟
【岁月如歌】“玉黍米” | 高鹏伟
【岁月如歌】“砸” 坯 | 高鹏伟
【岁月如歌】拾“地骨恋” | 高鹏伟
【岁月如歌】扒 车 | 高鹏伟
【岁月如歌】推桶圈子 | 高鹏伟
【岁月如歌】挑 水 | 高鹏伟
【岁月如歌】耩 地 | 高鹏伟
【岁月如歌】过年的味道 | 高鹏伟【驿路心语】香椿 | 高鹏伟【驿路心语】农忙假 | 高鹏伟点击链接即可阅读原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