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感悟生活

【壮美八桂·作家诗文】473期03版 || 姚德:《让人留恋的露天电影》

点击关注壮美八桂美刊(入群学习先加群主qbqbqbqb1004)
姚德:《让人留恋的露天电影》
2021年03月12日
(第473期)
【作者简介】姚德,广西陆川人,毕业于广西大学中文系。曾为区直机关干部,后下海。广西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广西民族传统文化学会会员。
~~~~~~~~~~~~~~~~~~~~
让人留恋的露天电影
姚德
我看过各种各样的电影。看过北京八达岭上站着看的全周电影,看过北京西单广场地下可以感受影片中刮风下雨,虫子挠手挠脚的4D电影,看过昆明民族村的水幕电影,看过广西科技馆天文馆的球幕电影。但是我最难以忘怀的还是儿时家乡的露天电影。
在我们步行17公里去县城电影院看《闪闪的红星》之前,我们看的都是露天电影。我们家乡放电影的地方就是公社门口的一个泥巴篮球场,晚上作为放电影之用。
这所谓的露天电影场太简单了,它的左边是公社礼堂,右边是邮电所和信用社,前后无建筑物,为社员逛街的通道,但前边开阔,后边很窄,放电影时,在前边立两根竹竿,挂上银幕,银幕后面是等同大小的黑布。银幕下用绳子上下三重将通道拦断,左右各留一个入口,收门票就在这里进行。后面通道因为较窄,用木头拦着,在里面一侧用汽车旧蓬布挂起,以挡住场外人投向银幕的视线,也留一个进出口。
放电影时,银幕前和银幕后几乎一样多人,有时银幕后的黑布遮得不严或被风掀起一角,使得场外的人也可以“看”电影,秩序井然,自得其乐。不足的是,画面上的人都是左撇子。如果黑布遮得严严实实也可“看”电影,但要等上个把钟头,影片放到最后部分时工作人员会解开绳子放大家进场过一下瘾。那时候的放映机是单机,每放完一卷影片都要停下来一两分钟换片,再放。放到剩最后一卷影片时电影放映员就拿起话筒,吹吹气,然后说:“今晚电影最后一卷”,如果明天晚上还有电影的话再加上明天晚上放映什么什么一句。这时候守门的就解开绳子给场外的人看“最后一卷”,于是场外的人迫不及待的一窝蜂进来,到处找地方站或蹲或坐,有些人因站的不是地方,往往招致后面许多人的抗议,或撒沙子,于是电影的对白声中常常夹杂着争吵声。
然而场外的人并不都是安分地等“最后一卷”的,他们常常一群一群的紧紧的挨着拦绳,趁工作人员不注意便掏出小刀把绳子割断,一下子往里冲,这叫“冲场”。于是工作人员开始抓人。放映过程中这样的“暴力冲突”时有发生。被抓住的被扭送公社,公社是我们最惧怕的对象之一,“抓你去公社”是最有震慑力量的话,所以非一般胆量的人是不敢带头冲场的。
没有钱又想看电影除了正面冲场外,绞尽脑汁的我们的办法有:一是如果邮电所等影场周围单位有熟人,请他们带进单位里躲起来,放映时趁黑进场,这种办法不可多用,熟人烦,也怕出事;二是设法在电影场里躲起来,这个很难,影场一般在放电影前半小时就开始清场,你下定决心看电影你就不能吃晚饭,早早的遛进公社礼堂或躲在信用社楼下的旱沟里,呆上个把钟头等天黑了才出来,然而这样也常常被清场清走;最普遍的做法是请大人带进场,不成文的做法是一个大人可以带一个身高一米以下的小孩进场。远地来的,没有大人同来的只好厚着脸央求不认识的大人带进场。这个“一米”常常没有一个定量,以守门人的腰带为准,高出的就不给进。我二哥常常带我进去看电影,后来换了个守门的不给我进场,说我超过了一米,我哥问他一米有多高,守门的说:喏,到我这里!他指着自己的腰带说。我哥顿时发火了:你这个武大郎!你还没三尺高呢!争论了好久才得以进场。现在想想,二哥是对的,那守门的人实在太矮了。
电影是最令人兴奋和神往的事物。墟期逛街首先关心的就是今晚是否放电影。海报只贴在一个地方,那儿几乎是所有逛街的人最感兴趣的地方之一,再一个就是班车站,每当班车停下,车上搬下一个又一个圆圆的铁盒子,想着这盒子里有打仗的,有唱歌的内容就兴奋异常,神秘莫名。
要是晚上有电影,打算看电影的,山里来的就不回家了,留下来看电影,看完电影再打电筒回家。不太远的则早早回家吃饭再来。墟镇附近有亲戚朋友的则千嘱万托请他们或他们的小孩帮忙拿一张板凳占个好位置。所谓的好位置最好是电影放映机前三至五米左右的地方,太近电影机则放映机的哒哒响声太吵,太近银幕则抬头看久了脖子麻木了脑袋在不在都忘记了。所以傍晚四、五点钟便有小孩纷纷扛着板凳来占位置。为防下雨淋湿,所有的板凳都四脚朝天,下面用砖头垫着。入场了即找自己的凳子,基本上不会认错。有时候电影放了很久了有些凳子还是空的,有大胆的人即上去坐,主人来了,便老找不着。有叫人扛了凳子占了位子的在家喂了猪再来便晚了,入得场来到处找凳子,不注意正好站在放映机前的光束里,银幕上便投影出一个大大的黑色的剪影,便有人起哄,也伸手到光束里摆动,所以银幕上除了故事人物的活动外,时常出现这些“五爪金龙”。找急了的就大声喊:王五,你在哪里?便有人应和,寻声而去,因放映机的光束太强烈,所以老看不清地面,老踩到别人的脚,于是一片笑骂声起。
那时候的电影因为看了又看,所以很多电影名字都还记得,印象最深的是《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侦察兵》、《在战斗中成长》、《南江村的妇女》、《啊福》、《宁死不屈》、《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桥》、《卖花姑娘》、《保卫萨拉热窝》、《英雄儿女》、《渡江侦察记》…….,还有反映赤脚医生的《春苗》、《红雨》,再后来就有《闪闪的红星》、《甜蜜的事业》、《庐山恋》、《爱情啊你姓什么》等等。
放上述这些电影之前一般还要放记录片。记录片往往也是重重复复地放,就象目前电视里的广告一样令人讨厌,总是希望正式的电影早点开始,我们管正式电影之前的影片叫“插片”,正式电影叫“正片”,我二哥至今看电视在《新闻联播》之后还老问正片什么时候开始,他把电视剧叫正片。工作忙一点的大人一般都不看“插片”,约莫“插片”放完了他们才进来看“正片”。其实所谓的“正片”也是重重复复地放过了,但是我们照样看得兴致勃勃,但是有新的影片那就更带劲了,但这种机会很少。
所以如果是新的影片,电影海报就会写上“新片”,或者“最新战斗故事片”字样,如果有这种字样,大家就欢呼,奔走相告:今天晚上放新片喔!如果是新片,有时海报上还加上“风雨不改”的字样,意思是说无论刮风下雨照放,如果是没有这四个字,往往下大雨就不放电影了,如果当天下雨,因为很难区分大雨、中雨和小雨,也不知道这雨能不能停,今天晚上的电影放与不放成了当天最大的悬案,于是到处打听,焦急的等待雨停,路途远的就等,等到没希望了,就骂老天,骂得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有时候还要看放映员的心情,如果放映员觉得可能放电影过程中雨就停了,那就决定放,这时我们就很感激他。电影放映员的决定很难拿捏,所以我们视他们为神秘的人,值得敬慕和惧怕的人。如果当天确因下雨不能放电影,电影放映员也决定不放了,但是到了晚上7点多8点的时候雨却停了,很多人就懊恼不已,有不死心的还抱着一线希望跑去看个究竟。按逻辑推理,今天不放了,明天应该补放吧,所以就很关心明天补不补放,有些时候也确实补放,所以第二天贴海报的地方再次成为关注的热点。电影被电影放映员分为“故事片”,“战斗故事片”,“戏剧片”(我们最失望的就是戏剧片了,认为那是假的,哪有讲话用唱歌来代替的?),动画片,如〈〈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也是令我们失望的一类电影,也认为那是假的,因为没有真人出现,但失望归失望,还是看。到后来就有了《爱情啊你姓什么》之类的“爱情故事片”。“爱情”突然地进入人们的生活的时候还有点难为情,现实的爱情还遮遮掩掩。最记得有一次社员们在地里耘田时,有人从镇上回家,社员问:今天晚上放什么电影?那个家伙是厚脸皮的人,就大声地回答说〈〈爱情啊你姓什么〉〉,在场的所有的姑娘都脸红地低下头来,爱情得那么直白,谁受得了?
一些新片,放映员一边放映还需一边解说和翻译,因为很多人听不懂普通话,就算是旧片,很多的对白我们也听不懂,最典型的就是《南征北战》里敌人指挥部开会团长有一句对白:wo lai shi leng ju,我们就一直琢磨不懂,平时同学之间就那么喃着,直到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一次一个处长要发言也来那么一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我来说两句”
我们最爱看的就是“战斗故事片”,并深深地陷入到故事的情节中去,潜移默化地受到电影的影响,对战斗英雄的崇拜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希望成为解放军是我们最大的理想。我们的自制的玩具无不都是枪支坦克之类,拥有一支木头的手枪或博壳枪成了我们的奢望,如果谁能有一支用单车链条的链节做的打火柴的能发出“砰砰”声响的手枪,那简直是“战斗英雄”了,我们就服从他的指挥。我们千方百计地到山上寻找象手枪的树桠,经精雕细凿,砂纸打磨成了枪的模型,并为了逼真,不惜用墨水把枪染黑,不知就里的父母还以为自己的小孩多么的用功练字,三天两头问要钱买墨水。小伙伴平时讨论最多的就是电影里的人物和故事,〈〈南征北战〉〉里炸坦克的那个胖乎乎的解放军(不管是什么兵,是我方的我们都称为“解放军”),我们觉得他太可爱了,连炸坦克也是笑眯眯的,至今他的还音容尤在。对那时侯电影里的人我们只分为“好人”和“坏人”,实在是分不清就发出“那个是好人还是坏人”的疑问。
电影伴随着我们长大、变老,电影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什么悬疑片、惊悚片,应有尽有。尽管我们的年龄越来越大,但是更分不清电影里的人物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了,也分不清现实中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文学理论课告诉我们,文学就是人学,人是地球上最复杂的生物,不能简单地分为好人坏人的,所以人和社会这部电影就越看越糊涂了。这大概就是总留恋儿时那种看电影的感觉的缘故吧!
本版编辑:玩水山人
顾问团:(按姓氏英文字母顺序排列)岑 路 陈天生 郭金世黄神彪罗荣坚 蓝芝松 李子迟 李达旭陆辉艳 蒙智扉 莫俊荣 秦大戈覃展龙韦持谦杨政中 袁刚袁祯宏总编:玩水山人(覃 报)总策划:大 象(陆志峰)执行编辑:沿溪行乡土 黄爱文精彩回顾
【壮美八桂·作家诗文】472期01版 || 黄爱文:《戒诗》
【壮美八桂·作家诗文】472期02版 || 李富江:《走马观花逛红岩》
【壮美八桂·作家诗文】471期01版 || 庄蝶引领题图诗《沧桑古榕》(之二)
【壮美八桂·作家诗文】471期02版 || 苏文渊引领同题诗《春雷》
【壮美八桂·作家诗文】470期01版 || 庄蝶领唱八桂诗友题图诗《沧桑古榕》组诗
【壮美八桂·作家诗文】470期02版 || 陈统才诗词选辑
【壮美八桂·作家诗文】469期01版 || 李忠胜:《春天里的思索》(散文)
欢迎投稿:加微信请注明“壮美八桂投稿”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大象)[email protected](玩水山人)
投稿微信:qbqbqbqb1004(玩水山人) 、LZF18178111931(大象)
yu25237854(沿溪行) wxid_tf4qppnd7nf022(乡土)
敬请关注壮美八桂
你的赞赏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