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河山雅韵

《首都文学》4776期‖军旅作家段金泉:吉祥神鸟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段金泉,自由撰稿人,散文、诗歌散见《人民日报》《解放军文艺》《飞天》等报刊,作品入选《当代军旅诗选》《甘肃文学50年》等选集。曾获全国报纸副刊优秀作品奖、全军文艺新作品奖等奖项。出版有诗集、散文随笔集。
吉 祥 神 鸟【散文】段金泉(北京西城)
冬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梢,斑驳地洒落在院内花园的人行小道上。寒风中,园内仍有零星晨练的老人,打太极拳的,跳扇子舞的,还有依托树干压腿吊背的,可谓各取其乐。从相邻的操场锻炼过后,我沿着四方形的花园小道漫步,无意间发现花园中心的假山顶上,有两只东张西望的乌鸦,偶尔发出“哇”“哇”的叫声。“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在众多的飞鸟中,让人喜欢的可以有很多,而要选出一种最令人讨厌的,肯定非乌鸦莫属。乌鸦又叫老鸹,通体乌黑,面貌丑陋,不仅长相令人生厌,它的叫声更令人恐怖,人们对它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在古代巫书的有关记载中,乌鸦是死亡、恐惧和厄运的代名词,它的啼叫常常被看作是凶兆。民间普遍认为,乌鸦是一种不祥之鸟,它的叫声会带走人的性命、抽走人的灵魂,因而心里总是忌讳、厌恶的。每当村里人家有重病老人即将离世时,就会有乌鸦落在房前屋后的大树上,不时发出凄厉的叫声,因为乌鸦的嗅觉特别灵敏,能够感受到腐败死亡的气味。人们在荒郊野外行走,也能发现一些古墓陵园的上空,时常会有一些乌鸦盘旋。日常生活中,有人无意说出了不吉利的话,就会被说成是“乌鸦嘴”,还要“呸呸呸”几下以示驱邪。此外,人们用“天下乌鸦一般黑”比喻坏人,即使处在不同地域,但所做所为都极其相似;用“乌合之众”形容缺乏训练、组织涣散的团队,可见对乌鸦的厌恶程度。大概从小形成的习惯吧,我的潜意识中也有相同看法,这大清早的遇见乌鸦,还听到它的叫声,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要么当天办事不顺,要么会有口舌之争,不免有些晦气。人们对乌鸦的厌恶,是一种心理和视觉上的感觉。尤其当心情阴郁沮丧之时,如果听到那种凄厉而阴森的叫声,无疑会雪上加霜,极其糟糕。冷兵器时代,在短兵相接、刀光剑影的战场上,死伤无数,血流成河,那些战死的将士或许被马革裹尸,就地归葬。但亦有不少遗骨荒野者,成为乌鸦这种食腐动物的美食。每当发生战事,肃杀的疆场上空,总会有成群结队的乌鸦盘旋,“哇”“哇”的叫声不绝于耳,弥漫着一种恐怖气氛。因此,有乌鸦的地方,就意味着要死人,乌鸦逐渐成为凄凉、死亡的象征。其实,唐代以前,乌鸦并不是人们眼中的凶邪之鸟,而是一种吉祥神鸟。汉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同类相动》中引《尚书传》所载“周将兴时,有大赤鸟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这里的“大赤鸟”指的就是乌鸦,“乌鸦报喜,始有周兴”的历史传说,由此而来。的确,乌鸦是一只聪明的鸟儿。《伊索寓言》中有一个乌鸦喝水的故事,人们耳熟能详。一只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乌鸦看见一个瓶子里有水,可是水不多,瓶口又小,够不着喝水。怎么办呢?乌鸦看见旁边有许多小石子,便把小石子一个一个放进瓶子里,瓶子里的水位逐渐升高,自然就能喝上水了。寓言告诉人们,遇到困难的时候,要善于思考,多动脑筋,再困难的事情,只要想办法就会有办法解决。乌鸦还是一只懂得感恩的孝鸟。乌鸦却有一种值得称道的美德,那就是养老、爱老。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个乌鸦反哺的传说故事,十分感人。小乌鸦在母亲养育下长大,翅膀硬了也不会远走高飞。当母亲年老体衰、双目失明飞不动的时候,小乌鸦便觅来食物喂到母亲的口中,回报母亲。儒家常以此传说教育年轻人,要孝敬老人,懂得尊老爱老,担当起养老的责任,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乌鸦的这一美德,被推上了人类崇尚的道德高度。在满族的传说中,还有“乌鸦救主”的故事。相传努尔哈赤起兵之初,遭到明军的追击,眼看就要追上他的时候,一群乌鸦从天而降盖在他的身上,从而逃过了一劫。后来,努尔哈赤下令在索伦杆上敬饲乌鸦。在沈阳故宫清宁宫前,汉白玉基座上立着一根丈余高的索伦杆,顶部有一碗形之物。萨满在祭祀仪式中,将五谷和猪杂碎放在神杆的顶端,敬饲鸦鹊,乌鸦由此成了满族的神鸟。清代的紫禁城里,有专人负责喂食乌鸦,而且严禁捕杀,乌鸦就在里故宫繁衍下来,这大概是冬天故宫乌鸦众多的原因。前些年,我曾在距公主坟不远的一个大院工作生活。冬日傍晚时分,就有成群的乌鸦飞来,落在办公楼周围的梧桐大树上,大有“黑云压城”之势,场面煞是壮观。而它们此起彼伏的叫声,尤其让人揪心。我不知其故,办公室的一位同事介绍说,公主坟地区以前是一片墓区,阴气很重,乌鸦能闻其味,因此是它们每年聚会的地方。我对此半信半疑,上网查询,发现还真有“为什么公主坟一带乌鸦多”的问题。有人说,每天下午的时候,他一抬头总能看到成群的乌鸦往公主坟方向飞,从前门到万寿路一带到处都是。据他观察,这些乌鸦是从门头沟那边的大山里飞来的。对此,有关专家解释,这一带乌鸦多的原因,主要是商业区遍布,人流、车流众多,气温较高,会产生热岛效应,有利于乌鸦御寒。这一带的公园、路边有高大的树木,周边还有不少垃圾场,乌鸦们白天在寒冷的郊区田野觅食,晚上就会飞回城市过夜。至于这些说法有无科学依据,目前无从考证。我所知道的是,冬去春来,乌鸦们就像接到了命令似的,又全都飞走了,喧闹一时的大院重归宁静。浩淼神奇的自然界,蕴藏着众多不为人知的奥秘,每一个生物链条都有其生存的规律,乌鸦也不例外。乌鸦除了长相难看、声音难听外,主要以捕食田野里的害虫为生,它的存在并没有给人类带来直接的利益损失。从这个角度讲,人们对它的认知并不全面,以貌取鸟也是不公正的。“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南朝·梁·丘迟《与陈伯之书》)春天来了,草飞莺长,乌鸦们飞向了大江南北的原野,那里才是它们快乐的栖息之地。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因本刊发文具有连续性,若非违法违规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删除任何一期发文,其它公众平台因需要要求删文,经作者同意后需向本平台支付300元断号费、编辑费、“原创首发”转让费;作者个人要求删除已经发布的作品,需向本平台支付200元断号费、编辑费、违约费。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选自网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王 炜 郭凤屏万厚敏
任汉梅 任卫东 张 峰 韩星海
吴子新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段金泉往期作品《首都文学》4511期‖军旅作家段金泉:游走在城市的“幽灵”
《首都文学》4558期‖军旅作家段金泉:等待盛开的记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