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随笔小札

《首都文学》4111期‖江西作家胡锦波:代代名人:闲聊麻将是与非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胡锦波,笔名:锦坡、金波。1961年生,江西铜鼓县人,铜鼓县司法局主任科员,从事司法行政和法律服务工作,宜春市诗词家协会会员、理事,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人民日报》《杂文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法制日报》《人民法院报》《广州日报》《人民司法》《江西日报》《党史文苑》《上海歌词》《词坛》 《词林》《江西法制报》《宜春日报》《赣西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著有《支点》《雷锋你我他》《如歌的日子》《与铜鼓共鸣》《我是人民调解员》《从法制到法治》《宽容不是护短》《群众无心结就是我的梦》《百姓心目中的女英雄》等各类题材的作品多篇(首)。
代代名人:闲聊麻将是与非【随笔】
胡锦波(江西铜鼓)

毛泽东,一代伟人之首。用枪杆子夺政权,拿笔杆子打天下,辟地开天,创立新中国。王会悟,女界风流之先。哼嘉兴小调传信,手敲纸扇柄为号,横空出世,党务第一人。毛泽东、王会悟在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发展史上是两个不平凡赫赫有名的人物,却对平常最普通,见惯不惯的休闲娱乐玩具小小麻将有着类似的缘分和独到的见解。一提起麻将,人们恐怕都是习惯和赌博联系起来谈论的多。皆因现实生活中,人们多以麻将作为赌具的多,实而真正视其为玩具的少。只有毛泽东在说麻将论麻将玩麻将的时候,把它提升到了哲学的境界和高度。并指出,打麻将是从中国古时候开始的对世界的三大贡献之一,这个见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1954年1月,毛泽东在浙江杭州刘庄宾馆小憩时,对在场的江华、罗瑞卿等人说:“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第二是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三是打麻将。”
细思之,我想,毛泽东之所以把打麻将列为古代中国对世界的三大贡献之一,其道理有四:一是从战略的高度。毛泽东也非常喜欢玩麻将,不但对其评价之高,且从中获得战略的思考,他总结道:“不要轻看了麻将,要按自己手上的牌、桌上打出来的牌、别家打出来的牌路,来判断自己和每家的输赢趋势。你要是会打麻将,便可以了解把握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关系。”二是从战术的角度。毛泽东更善于打麻将,一次,毛泽东就以幽默的方式,主动向叶剑英等人发出邀请:“咱们今天‘搬砖’喽!”大家以为他是随口说的笑话,先都不经意。毛泽东就继而从形象到具体开始进一步动员,把麻将说成像砖头、像工作、像打仗。既要做好、打胜,还要玩得其乐。不仅要花力气,还要开动脑筋、凭借智慧、施展才华。又以调兵遣将、分析敌情、攻克堡垒、灵活利用等方面作解释动员大家一起来“搬砖头”。面对这样的鼓励功势,大家更明白了毛一再强调的“搬砖头”的含义意义,便很快笑然入座。第三是从辩证的角度。毛泽东不仅打麻将的牌技很高明,牌风也很大度。数圈过后,毛泽东越打越有兴趣。他边打还边说:“打麻将中存在辩证法。”继而阐述道:“拿到‘点数’不好的牌,就摇头叹气,这种人的态度,不可取。世界上一切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打麻将也是这样,就是最坏的‘点数’,只要统筹调配,安排使用得当,真机应变,也会以劣代优,以弱胜强。相反,胸无全局,把握不稳,调配失利,再好的‘点数’在手,也会失胜为败。最好的可能转变成最坏的,事在人为!”说到这里,四方都发出会意的笑声。想当初,忆当年,毛泽东井冈山应对大围剿,延安窑洞论抗日持久战、西柏坡指挥三大战役,是否也不失今天视打麻将为“搬砖头”的神情和风采。其实我们在平常通过打麻将时的牌风,就体现得出、洞察得出一个人的脾气性情和胸怀襟度。第四是以政治战略家的谦慎和睿智。1947年的国共和谈,虽然没有达到最终理想的目的,但共产党赢得了人心,获得了人才。国民党谈判代表的首席刘斐利用闲暇之余,借麻将中的“吃牌、和牌、清一色”等术语,想一箭双雕探得毛泽东的心里底数和底牌。问毛泽东是否会打麻将,毛答:“晓得些,晓得些!”湖南口音既随和、轻快。刘接着又问毛你是喜欢打“清一色”呢,还是喜欢打“平和”!机智的毛泽东心知其话中有话,微笑他回道:“喜欢打平和。还是平和好,只要和了就好!”刘斐笑道。“平和好,也有我一份!”最终两党之间的谈判虽然破裂,刘斐本人却无意归回蒋介石决定留下,身既在北平,心也交给共产党了,和毛泽东等共产党人和平共处多好!毛泽东就是这样玩和论和用麻将的,而王会悟又是怎样认识和对待麻将的呢?从史料中并没有发现王会悟本人是否像19世纪20年代许多女流太太们、小姐们那般好麻将。史料文字却记载她把麻将这个玩具变成道具助共产党在1921年的那一天顺利诞生。为党的一大代表保安全发挥了难以想象的巨大作用,让麻将本来的价值有了一个质的飞升,似乎改变了麻将属玩具是赌具的性质。一跃成为了护一政党诞生,助革命成功的神密武器。
王会悟,系中共“一大”代表、第一届党中央领导机构——中央局三书记(陈独秀、张国涛、李达)之一李达的妻子。三书记相当于现在党中央的常委。王可谓是党的创始人、党的领袖之一之夫人。更难能可贵的是三书记中,陈独秀中途脱党,张国涛危急时刻投敌判党之后,只有李达忠于信仰,献身主义,自始致终都算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个战士、一个英雄。“一大”的时候,王会悟就自觉主动接受李达的领导和指挥,这大概是爱情的力量和信仰的使然。解放后她的回忆证实了这样点:“我爱人李达同志把为大会安排会址和为外地代表安排住处的任务交给了我。”因此,而成为了全党、全国第一个党代会的服务员、第一个党务工作者。“一大”起初是在上海召开的,但因法国巡捕冒然闯门而中断。上海已不能将会议继续进行下去了。这时候的王会悟眉头一皱记上心来,就提出了一个最合适的建议。——代表们心领神会,瞩望风雨楼,应声就分别陆续秘密转移至嘉兴南湖。王会悟先去鸳湖旅社租了房间便于代表们前后歇脚,又通过该旅社代租一艘画舫,好让代表们汇集在此边游湖边继续举行会议。租得画舫,还只是解决了会场问题,等代表们到齐上船时,细心的王会悟又急中生智,将一副麻将牌交给代表带进去以作掩护,并相约定,一有情况,她就以敲舱板传暗号,代表们就得开始打麻将。就这样代表们在船中开会和吃饭时,她始终坐守在船头上望风放哨。见有可凝游船和巡逻船出现时,就哼起江南嘉兴小调,又加以一纸扇的手柄在舱板敲击出轻重缓急节奏,作暗号报信。船内代表听暗号就把麻将牌搓得劈里啪啦作响的,有口里还“七索”“八筒”“三万”地喊着,以作掩护。让外人真以为他们在船上游戏玩乐。就这样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这游船上开了一天,就胜利结束了。王会悟也把她所认知的麻将牌,作为秘密武器用来服务于政党,服务于会议,发挥了它史无前例,后无复者的作用。如果说一代伟人对麻将的认识应用,是出于他的大智大慧和大度的话,一个女人对麻将的认识和作用,则是生于她的细心、细致和细微、细腻。(一般女子,可能并不具备这四个“细”的全部,有其一便无其二,更可炎其三、其四。)从此,红船成为唯一,红船与党代会成为唯一,红船与麻将成为唯一,红船与麻将与一个细致的女人成为唯一。但愿一代伟人通过识麻将、玩麻将、用麻将而对麻将生发宏论也成为唯一。
到当今,麻将已成为一种普及城乡,适于男和女,老中青少各等人群游戏的娱乐工具,这是公开的,是在阳光下开展的行为。相反,借麻将方式和功能进行赌博,虽然也在城乡各地、各色人群中行走,但这却是不能公开的,归类为在隐蔽的场合施行的一种违纪、违法甚至犯罪的活动。究其实质,前者是单纯的娱乐,后者是用娱乐形式掩盖一种负面的利益。你看,同样是一副麻将,在不同人的眼里和手中,就有不同的目的,不一样的效用。以麻将来为乐的实是在生活,以麻将去赌博的却是为财利。在伟男儿的胸中麻将可以酝酿出战略哲学,在慧女子的眼中麻将能为历史航船猎风报雨。麻将作为玩具,工具同样符合一个理,即:可以为我所善,可以为我所恶。今天,我们在麻将之中也要分清是与非。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又适时出台“八项规定”,以反“四风”。党的十九大,更加明确:“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不能有任何喘口气,歇歇脚的念头”。目标清晰,界限分明,以借麻将赌博寻欢作乐、敛财谋利就应归“四风”之列,属于“八项规定”剑锋所指范围。广大党员干部虽不能个个都像毛泽东、王会悟有那般认知麻将、应用麻将达到至高处、悟到最深处、用到大益处的思想境界。但最起码要守住道德的底线,无论如何也只能始终坚持麻将为休闲娱乐、益智健身的玩具之初衷,并铭记于心。真识之、偶玩之、善用之。绝不能放松警惕,生发歪理、邪念,以玩玩麻将无大碍为借口,走上赌博歧途,敛财谋利跌入违纪、违法甚至犯罪的深渊。玩风,也是作风、党风、社会风气的一种。玩得正派,可折射一个人作风则正派,照见社会风气也正统。人生在世,把握自己最重要,在玩上跌跤,因玩而身败名裂,实在无价值可言。让玩也出水准,也见境界。搓得麻将会有时,是非分明一世人!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源自网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林 音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总 监:张丽明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栾 洁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胡锦波往期作品《首都文学》4075期‖江西诗人胡锦波:愿诗人再生永世
《首都文学》4097期‖江西作家胡锦波:今日我之胡适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