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澳大利亚游记(澳大利亚游记)

澳大利亚游记

 
“I don’t want to be a tourist,
but a traveler.”

澳大利亚的摄影旅行什么样?

今年暑假,我们的作者Clara参加了由《国家地理》组织的澳大利亚摄影游学。在这次旅行中,她露过营、潜过水,最重要的是,她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了大自然的美好。

话不多说,来听听Clara的所见所闻吧!

第一次知道这个项目是在学校的走廊里看到有国家地理学生游学的info table。手册的列表上有很多全世界各地的国家,澳大利亚行主要专注于野生生物资源保护和摄影。看了看挺感兴趣的就报名了。时间过得非常快,现在已经回来在家里写这篇文章啦。我先从第一站开始讲起:

悉尼

一个登山包,一个行李箱,再带上我的Brown(line friend U形枕)准备出发了。一开始还是有一点慌张,因为大部分学生来自于美国,而我不参与group flight,从上海飞到悉尼与他们汇合),后来回想起来这些担心是非常没有必要的。

克服了时差的困扰之后,大家逐渐逐渐就熟悉了起来。18个学生,2位老师(后期还会有更多老师的加入),在悉尼开始了我们的旅程。总共时长3天,没有特别繁复的行程,主要是让大家互相认识,然后同时参观学习悉尼的风貌。

特殊的是在第二天,早早起床,就被老师随机分配成三/四人为单位的小组。每队有100澳元的预算,一张地图,上面圈画着可以行动的范围,任务则是,吃个早饭,探索悉尼,熟悉队友,顺便构思一下OA Project想要做的主题是什么(OA Project是贯穿整个行程的一个项目,我参加的摄影则是每人自定一个主题,例如landscape/color of Australia,需要出一套自己在澳洲拍摄的照片。)我们被特别告知,迷路了没关系,正好可以更深入的了解悉尼,但是不能用电子产品,需要使用地图和询问路人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与两位小姑娘为一组,在迷路的时候手忙脚乱地看地图,隐忍着不能使用导航的无奈,望而却步却没有办法的询问路人,互相帮忙之中我们找到了非常好吃的早餐店,浏览到了小众的景点,拍了点照片和许多陌生人产生了很多有趣的对话。最后回到住的地方,我们仨看了看手上的地图,看了一眼对方,想起前面迷路狼狈的样子,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第三天,也就是离开悉尼的前一天,大家到一个公园内,找到一片大草坪坐下,做一些ice breaker类的游戏,然后着重就是想要让我们了解下一站去The Outback的行程。大部分在队同学对于露营都有一些经验,当我看到大家都淡定的点头表示理解的时候我的内心其实是挺慌张的…..我是什么也不懂,就可能从纪录片里知道一些。不过行程听上去还是非常有趣的,姑且抱着期待的心情去。当天晚上我们去悉尼歌剧院看了一场歌舞剧,主题是澳大利亚土著居民怎么样面对文化的入侵。这为我们去The Outback的旅行做下来很好的铺垫。晚上大家理箱子的时候都已经跃跃试啦…

The Outback
第二站。

飞机到达Alice Spring的时候的直接感受:热,干燥。地上全是沙子。我们背着登山包
上车前往露营的地点。

全程有各一位导游和厨师跟着我们的队伍,一日三餐都由他来为我们做,因为我们游玩/住宿的地方比较荒无人烟,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那位胖胖的厨师自己开车,带足了所有的食材和装备。

每天的安排都非常的紧凑,有时摄影组的人会早起,和老师一起拍日出的场景,再紧接着展开一天的行程。早晨的活动大部分都是7公里或朝上的徒步和爬山,在不同的景点,每次时长大约3小时,我们把大/小众的景点几乎都浏览到了,摄影组可以取材拍照,野生生物组可以学习当地生态环境,我们同时听讲当地土著居民的文化,包括既很有趣的神话故事,又含有传统习俗内的哲学思想,也少不了令人沉思的历史故事。而每当到登山/徒步中途的时候,我们都会停下,做solo sit,就是随意找一个地方独自坐下,没有交流,安静地坐10-15分钟,期间可以放空自己,休息一下,也可以思考,思考任何你所希望的。

结束徒步后,有人会说今天看到最好看的风景就是快结束是看到我们的大巴在山脚地下等着。哈哈不得不说还是非常消耗体力的。这时我们就会开到一个空旷,视野风景很好的地方(这种地方outback要多少有多少)停下吃午餐,Jason(随行厨师)都会为大家准备好。

下午行程比起上午就会轻松很多了,很多时间是在路上,有时会停下看一看路边的风景,或者拍摄日落。感到无聊怎么办呢,有一些学生/老师就会拿出自己手机/电脑给大家公饭音乐,往往下午是在一起唱/哼歌中度过,非常有意思。

在车上

当我们到达了营地,几乎每天都是在天黑的情况下,没有了光照的outback还是非常冷的,篝火已经烧了起来,大家紧紧地围成一圈坐着,坐在分发的swag上(一种睡袋)想要汲取更多的热量。不一会儿就暖和的起来。等待晚餐的时候就听到Jason在grill上开始烤肉啦—“呲啦呲啦” ,很香,很是诱人,特别在劳累的一天过后。晚餐很丰盛,烤袋鼠肉,牛排,水果,沙拉之类都有吃到。

饭后怎么消遣时光?没信号没网络没wifi没充电?我们索性都把手机之类的都扔在了一边,反正也是没什么作用,除了能放点音乐。一开始有些不习惯没有电子设备的生活,感觉空落落的,后来觉得这也是一种放松,从各大社交媒体软件当中的放松,至少我们只用专心享受这五天的行程,不用在乎外面发生了什么,可以与身边近在咫尺的朋友增加更好的沟通。导游带着的一把吉他起了大作用,大家会弹的弹,会唱的唱,音乐占了很大一部分的时间也是非常好的一种方式。除了音乐,还会做一些游戏,还有nightly meeting。不一会就只能刷个牙洗个脸睡觉了。其实不能洗澡,也没有厕所间。最大的厕所间就是周围荒无人烟的草丛,男生向右,女生向左,我们俗称上厕所叫“catch a dingo”(dingo是当地的一种野生动物,长得其实很像dodge,也是数量最多的。),解大手还需要拿个小铲子挖个坑,毕竟还是需要保护环境的。

我印象中,露营都是睡在帐篷里的,可是我们是睡在swag里的(如图)。对于我来说swag就是睡袋外面的保护套,比较硬实。每个人一个,围着篝火睡成一圈。睡前躺下看星空,有时还会觉得月亮太亮,照的睡不着,星空清楚的觉得触手可及。有时忍不住会起床,从swag里爬出来拍星空,有些天实在是累得动都不想动。

cr: Alison Beste

到最后几天,大家都脏兮兮的,毕竟条件不允许,好多天没洗澡了,大家会玩hair game。因为头发都很油,可以随意凹造型,用一句话形容这个游戏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那天刚玩完hair game就被告知下一个露营的camp site有洗澡的地方。这大概是这几天以来最振奋人心的事情了,也不用担心第二天上飞机周围的人遭罪。到了露营地点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冲进浴室,一边感叹有抽水马桶用,有热水澡洗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对于我来说洗热水澡是整个outback行程中第二开心的事情。其实我的生日也是在洗澡的当天。我没怎么告诉队里其他人我的生日,但是老师和大家都知道,就连Jason(随行厨师)和Ryan (随行导游) 也是。开完nightly meeting之后,他们突然开始唱生日快乐歌,老师从旁边拿来一个蛋糕来,上面有蜡烛,我一开始很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才反应过来是他们给我的一个生日惊喜。这是比突然知道要洗澡的惊喜还要惊喜。

大堡礁
离开及其干燥的Alice Spring,来到了海边城市凯恩斯(Crains)。一下飞机扑面而来的水分补给真令人愉悦。

来到凯恩斯的主要目的就是去大堡礁,我们去了两天,除了晚上在Hostel睡觉以外,其他时间都是在船上。

每天都会去浮潜,有六个景点。一开始我是一点经验也没有,看着深不见底的海洋,心里颤抖着不敢跳下去,但是大家都手拉着手,突然这种恐惧就都不见了。在浮潜的同时,也会有带队的老师和我们讲解所看到的生物。如果队里面有一个人有所发现,就会朝我们做手势(不同的手势代表不同的动物和情况),大家就会小心谨慎地游过去一探究竟,很幸运的我们看到不少稀有的动物还有很多亲密接触。摄影组的人还能够有机会参与水下摄像,我们拍了一条很短类似于纪录片一样的影片,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cr: Wavelength

十分可惜的是因为全球变暖的问题,从去年至今已经死亡了73%的珊瑚,今年还在以更快的速度灭亡。我们这次浮潜看到的往往都是身体上覆盖着一层白色沉淀物,毫无生气的珊瑚。这种场景大面积的出现,忽然间的让我产生了喘不过气的感觉。喘不过气的不光光是惋惜,更是对于死亡所折射出全球变暖危害的窒息感。上船后船长和我们科普的时候,提到这些问题痛心疾首的样子(毕竟大堡礁像他的第二个家一样)很成功的燃起了我们对于该问题的热情以及感同身受。

结尾
差不多就到了旅行的结尾了,大家都很舍不得。三周内经历了这么多,特别是Outback露营后什么样的我们都见过了,关系突然变亲密了特别多。

Post camp depression is real.

我在结尾想说的是,这是我今年做过最值得的决定。学到的很多东西都没有办法分享在这篇文章里面,但是关于旅行的意义我有一句话还是要讲的:

I don’t want to be a tourist, but traveler. 

文字|Clara
The Taft School ’19

同在美高的小伙伴,给公众号留言,加入我们夏季攻略的的分享吧!

澳大利亚游记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