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家杂谈

「小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作者:袁国红(甘肃武威)|天马竞辉3959期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征稿启事】凉州区司法局与天马竞辉原创文社联合举办 “司法为民·和谐凉州”诗词征稿启事(点击此标题即可读全文)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夜已深沉,娟子靠在沙发上,怀中抱着沙发的靠枕,头发凌乱,目光呆滞。屋子里灯光昏暗,茶几上摆放着半瓶喝剩的红酒,还有被她撕碎了的几张照片。
娟子怎么也想不通,她的老公怎么会背叛她,怎么会爱上别的女人。不说别的,她老公一没钱,二没权,出身农村,老实巴交,木纳的像块木头,见了女孩子,一说话脸都红,有哪个女孩子吃饱了撑的,会看上他呢!可这些天她老公每天忙忙碌碌,除了上班,已经好几天早出晚归了,不着家了。娟子跟他打电话,发脾气,他总是含糊其词,吞吞吐吐,只说单位加班,便匆匆挂了电话,种种迹象表明,她老公心里肯定装着鬼。前天,娟子曾跑到单位门口当着那么多人闹过,还狠狠扇了他一记闪亮的耳光。可她老公说,他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娟子的事,他问心无愧。就凭这几句话,娟子怎能相信?她宁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她男人这张破嘴!她决心要探个究竟,拿出证据,让他们无话可说。
终于有一天,经过一天不间断的蹲守,娟子发现了她老公的行踪和秘密。那日,她老公下班后,并未回家,而是到了一幢居民楼下,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一同打车去了医院。娟子当时看到这情形,气不打一出来,心里顿时涌现出一万个草尼玛,他娘的,都上医院了,还想骗我!娟子冲上去,将二人狠狠推开,猛扑上去用力撕扯她老公身边那个女人的衣服,她老公急了,冲上去,挡在前面,像一只老母鸡保护它的孩子,保护着她恨的牙痒痒的这个女人。娟子更来气了,脱了鞋一屁股坐到在地上,她要闹,她今天豁出去了,她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小三”,要让更多的人站到她这边说理,要让更多的人拿起道德的标尺来批判她们。娟子嚎叫着,任凭她老公怎么解释,直到保安的到来。
娟子彻底崩溃了。今天虽然出了口气,但丢人也是丢大了,好歹自己也是上过大学的,怎么倒像个破妇了!想到这,她提上鞋子,趁势冲出人群,哭着跑回了家!
娟子和她老公是大学同学,同级不同班,认识他,还得从那次阶梯教室上大课时说起。记得当时课上,她玩手机玩得正起劲,忽然听到老师点了她的名,要她回答刚刚提出的问题。娟子一脸茫然,哪知老师提出了什么问题,她只感觉教室里无数双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她,让她尴尬之极,顿感无地自容!正在这时,坐在她前排的一位同学,反手将一个本子放在了她的桌子上,并用手指了指,示意让她照着读。娟子一口气读完,老师一脸严肃的表情变了,点头微笑,直夸观点独到,立意鲜明,顿时教室里掌声不断。下课后,娟子邀情他吃饭,以表谢意。这样,一来二去,娟了渐渐喜欢上了他。他衣着朴素,学习勤奋,文质彬彬,每年都能拿到学校的奖学金。
大学四年毕业后,两人相约一起到了同一座城市工作,二年后,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当初嫁他时,他的家里穷得叮当响,娟子的家里人极力反对,甚至以和她断绝来往相逼,但这些都没法改变她的决心,她是吃了称砣铁了心,就是饿死,上街要饭也要嫁给他!
现在想想,娟子真是委屈的要吐一肚子的酸水。大学期间,他没给娟子买过一件像样的礼物,甚至大多数吃饭都是由她买单,但这些娟子从未介意过。如今,结婚七年,夫妻俩努力工作,贷款买了房,也买了车,工作渐趋稳定。两人虽说还没要孩子,但夫妻关系如同初恋,结婚这些年来,从未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可如今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在劫难逃?娟子感觉自己有点窝囊,她伸出双手,狠狠撕扯了一把自己头发,抹去眼泪,端起桌上的半瓶红洒,疯狂地喝了起了。
娟子不胜酒力,她也从来没有这么喝过酒,多半瓶酒下肚,娟子感觉头晕的厉害。她站起身,摇晃几下又坐到在了沙发了。她一生气,索性将茶几上的东西全部推到了地上,跑进卧室,爬在床上哭了起来。
第二天,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将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娟子吵醒,娟子感觉一阵恶心。她用手掐了掐自己的额头,走下床,准备洗漱,再去上班。当她走出卧室时,竟发现屋子已收拾地干干净净,撕碎的照片又重新被粘好,整齐地放在影集里。最让娟子想不到的是,餐桌上摆放着已做好的早餐,娟子揭开扣着的盘子,是她平时最爱吃的焦饼菜卷,还有八宝稀饭,卤鸡蛋。娟子看着眼前的一切,昨晚心中的怒火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不少,她的老公是爱她的,她又想到了老公平日对她的种种关爱,眼泪瞬间又流了下来。娟子跑进另一间卧室,又跑进客厅,却不见她老公的身影,娟子心里一阵失落。
娟子洗漱完毕,吃完饭,画了淡妆,拎了包,出门上班去了。她要保持好的精神状态,她是个要强的人,决不能因为这事在同事们面露出半点破绽,她要在单位极力地保持好的情绪和精神状态。
熬了一天,下午下班后,娟子拖着一身疲惫,进了门,随意的脱掉鞋子,扫视了一圈屋子,见屋里空荡荡地,一种莫名的伤感又涌上头来。她在墙上靠了一会,丢下包,走到沙发前,躺了下来。娟子好几次拿起手机,想给她老公打个电话,但每次拿起手机,又不知该说什么。她感觉很无聊,也很孤独,于是她扔下手机,翻了个身,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大概到了后半夜,娟子在睡梦中,隐约感觉有人在客厅。娟子一下惊醒,她恍惚中忘了是否锁门,她一骨碌爬起,身上盖着的衣物滑落到了地上。娟子弯下腰,正要捡拾地上的衣物,却见一身影,坐在沙发上吸烟。娟子下意识的喊了一声,“谁!”
“我!”
娟子一听,熟悉的声音,是她老公,那个曾经让她深爱,现在又让她恨的要命的人。娟子立马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此时,她顾不上这大半夜地把左邻右舍吵醒,她这会就想把这段日子心中怒火发泄出来,才感觉舒坦!娟子哭着,骂着,诉说着曾经的过往,诉说着这些年为了这个家受的苦,受的委屈。
已是凌晨两三点了。娟子的老公只是默默地一根接一根地吸着烟,一声不啃。越是这样,娟子心里越恼火,她抓起沙发上靠枕,狠狠砸向她的老公,并大声说了句:“滚!明早民政局门口见!”她老公先是一怔,然后缓缓站起身,轻声说了句:“她死了!”娟子一听,愣了一下,而后又冷冷地说道:“死了活该!这就是当小三的下场!”
娟子的老公叹了口气,把未吸完的半截烟揉灭在烟灰罐里,走到娟子跟前,说:“她是我妹妹!”
娟子“啊”了一声,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莫不是听错了这一百八十度的弯转的也太快了!娟子一屁股坐到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她老公的背影走出卧室。
屋子里顿时静悄悄的,月亮透过窗户,照在客厅里,也照在了娟子的脸上。墙上挂着的时钟滴滴答答地响着,娟子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此时,她的内心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又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相互交织着,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这些天来她的心中曾无数次的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尤其对那个女人,恨之如骨。可今晚,老公又说那个女人是她妹,这怎么可能?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老公从未说过,甚至结婚七年来从未提起过他有个妹妹,她只知道她的老公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在农村,现在,又凭空多出来个妹妹,这来的有点太突然了吧!没准,这一定又是个骗局,或者是她老公的缓兵之计,也或者是他俩设计好了的阴谋,娟子心里七上八下的。
娟子想到这里,站起身,径直走向老公的卧室,这事,她要弄个明白。
娟子打开灯,她老公斜躺在船上,半闭着双眼,双眼间有明显哭过的泪痕。这段日子,娟子从没认真仔细地大量过丈夫,现在面前的老公,面容憔悴,胡子拉碴,全然没有一点精气神。娟子顿时心里不是个滋味,这眼前的男人毕竟现在还是自己的老公啊!但无论怎样,她还是要先弄清楚她老公刚才说的话,不管真也好,假也罢!好让她心里踏实些。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呀!”娟子说着从胳膊上拽起了她的老公。
她老公低下头,半天不啃声。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了看窗外,然后走到窗头柜前,翻腾半天,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两个包袱。娟子一看,两个包袱竟然一模一样,她吃惊她望着,不知道她老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老公指了指放在床上的包袱,示意娟子打开。娟子的心跳得厉害,甚至感到她的手颤抖的厉害,但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双手,打开了包袱。两件包袱中都是一件小棉袄,一封信,而且一模一样。
“这又是怎么回事?”娟子急切地问道:
“娟子,她是我妹妹,也是你的同胞妹妹啊!”她老公说着,点了一支烟。“ 二十年前,我母亲从一户人家抱养了一个女孩,但当时我家实在穷,无力抚养,母亲迫于无奈,又把这个女孩送到了另一户人家,但不幸的是,她的养父母年岁已大,又早早去世,她的身边再无亲人。我父母几次想把她接回来,又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只能通过不同的方式帮助她。前些年,我父母去世前,交给我一个包袱和一封信,再三嘱托我照顾好这个妹妹。我本想结婚后再告诉你,可谁知,在我们结婚前,你爸妈又交给我另一个包袱,他们再三嘱咐我,要好好待你,到他们百年之后再告诉你这个秘密!”
娟子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她老公蹲下身来,搂着娟子的肩膀。
“娟子,对不起!那天,见到你爸妈给的这个包袱和书信,我才知道你和我这个妹妹是亲生的双胞胎姐妹啊!”
娟子嘴唇抽动着,她的脑子里如同一团乱麻,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击的她晕头晕脑。过了好一阵子,她捧起包袱,一下子跪到在了地上,老半天,才哭出声来,哭的撕心裂肺。
投稿前请点击蓝字认真阅读投稿须知——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品不少于300字节,原创首发,体裁不限,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定稿后再投,一经刊出无法修改,文责自负。谢绝微信投稿!为推广文社优秀作品,文社将授权更多的平台转载或同步所刊发作品,并支持报刊杂志选用。
作者简介:袁国红,本科学历,现任职于凉州区某事业单位,爱好诗歌、文学。
点击可阅更多精彩阅读
1.致敬!武威之战疫英雄(组诗) 作者:李宝生(甘肃武威)|天马竞辉3593期
2.二中,二中 作者:丁帆(甘肃武威)|天马竞辉3583期
3.故乡的小路 作者:高洁(甘肃武威)|天马竞辉3462期
4.岂容瘟神偷袭 我自横刀立马——为战疫一线的古钟楼社区点赞 作者:李老先生 李小亮亮(甘肃武威)|天马竞辉3333期
5.追梦 作者:作者:袁国红(甘肃武威)|天马竞辉3596期
6.我还欠你一束鲜花(小小说) 作者:丁帆(甘肃武威)|天马竞辉3303期
扫描识别二维码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