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家杂谈

武威海藏寺今昔(散文) 刘鉴慧|天马竞辉1499期

武威海藏寺今昔
武威是历史文化名城,武威的海藏寺很有些名气,多年来,海藏寺一直住在我梦里,梦里的海藏寺伴我走过青春走过中年。这些年一直在许愿,一定要再去海藏寺好好观瞻一番,却总因这样或那样的缘故未能如愿!
前些日子,终于有机会再去海藏寺了却心愿。一路上兴冲冲的,迫切而期待,脑海中不时闪过当年海藏寺那火红的柱、碧青的瓦、翠绿的树和清新怡人的空气,还有水波微澜荡起双浆小船儿随风漂动的美丽景象,如美画如锦缎深深镌刻在脑海。
孰料,走近海藏寺,走进寺内,呈现在眼前的景象令我不敢置信,那些破败残缺的伤瞬时打碎了心中最美好的梦: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尘沙飞扬,失色的屋宇,灰暗的门脸,干枯的古树,而梦中那九曲回环的碧波几乎不复存在;浅而又浅的几洼臭水互不相连,水面上漂浮着不少枯草和垃圾;岸边,是一圈又一圈的污泥、浊水、杂物和枯草,枯草丛里立着一苍老的母鸡无精打采地觅食!
偌大的寺院里,鲜有人影,亦鲜有鸟踪,崎岖不平的的小径无声地诉说着海藏寺的寂静和寥落。我有些恍惚了,究竟是多大漏斗能把我梦中那些嬉戏喧闹的生机悉数漏光,一直以为岁月会偷去姑娘俊俏的青春容颜,却不知岁月还能偷去海藏寺的无限风光。难怪雪小婵说“时光惊雪”。没错,时光惊的何止是雪!一想到时光的刻薄无情,内心不由升起一股股悲凉,是对人到中年余生不多的悲凉,亦是对生命易逝岁月易老的悲凉!我梦中的海藏寺终究是被时光辜负了年华,在等待和许愿中蹉跎了曾经的美丽和盛装!
原本乘兴而来的那些冲动和喜悦在失望中顿然花容失色,荡漾在心底的失望缓缓升级,升级成片片灰暗的雾,遮蔽了我桃模糊的双眸。我仿佛听到心中深藏了多年的那个梦“啪叽”跌在灰扑扑的地板上打碎的声音,还有落入尘埃前苦苦挣扎的刺耳声和凄厉的惨叫声。
是的,梦不甘心就这样破碎,心不甘愿就这样服输,我怎能甘心就此罢手?难道这果真是我魂牵梦绕守候了多年的海藏寺吗?朋友啊朋友,莫不是你这向导不称职,领错了地方吧?朋友坚定地说:我在武威生活了二十多年,怎会带错路?这就是货真价实的海藏寺!我忍着心中的痛强辨:这绝不是我梦中的海藏寺,绝不是!
朋友笑问:你心中的海藏寺是什么样的?
我的记忆被缓缓启动:那时,我正在永昌读初中,五四青年节,学校团委组织同学们到海藏寺游玩。一辆大轿车载着我们六十多位不谙世事的懵懂少男少女,一路颠簸一路欢歌,兴高采地赶往武威,赶往美丽的海藏寺。
上午十点,我们到达了目的地,大家叽叽喳喳地喊着、叫着、跳着奔下车,小鸟似的扑向神往已久的海藏寺,扑向碧波荡漾的海子,划船,嬉水,玩耍,海藏寺被我们吵得愈发生动鲜活了。
在我的记忆里,海藏寺是那么繁华,那么明艳,雕梁画栋的殿宇,飞檐翘脚的建筑,火红的圆柱根根擎天,红砖墙青瓦房掩映在参天古树里,翠绿的叶子闪着耀眼的光芒,如冠如伞的茂盛枝条遮蔽了阳光的曝晒,亦遮蔽了风雨的侵袭,更净化了空气。那些楼阁殿宇和参天古树交错层叠又相依相偎,交相辉映在蓝天朝阳里,并肩站立在云淡风轻的天地间。阵阵微风拂面,空气里弥漫着温润和潮润,也飞舞着清新和俊逸;而海子里溢满的划浆泛舟声,与那些对舞的鸭子和嬉水的鸳鸯们交织出一幅情趣盎然的画图。
只可惜,那时,我身体有些虚弱,到了目的地已有些晕车,囊中又甚为羞涩,付不起划浆泛舟的船票,更买不起冰棍雪糕和特色小点心,不得不干咽着唾液默默站在岸边旁观,或者暗生些没来由的羡慕嫉妒恨,暗下决心以后有机会一定来圆梦,好好畅游一番。
一天的时光匆匆而短促,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不得不带着遗憾和留恋随车返回。一返回就是经年不见,再来时,海藏寺容颜沧桑面目衰老难辨,清晰的记忆在岁月里模糊了风景。
据载:海藏寺又名清华禅寺,扩建于南宋淳佑九年(公元1247年),占地13460平方米,具有近千年历史,是河西走廊保存较完整的古建筑之一,被誉为”梵宫之冠”。
失望地返回,友人说,干吗这样失魂落魄呢?没什么想不通的,这些年来,各地在发展经济,地下水开采得太厉害,导致海藏寺水位下降原是极正常的,你这个足不出户者,怎么就成稀奇事了?你别整天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年月,存在皆是合理的,凡事都不稀奇,只有你这傻乎乎的样子才稀奇古怪哩!
听友人如此评说,心被什么钝器狠狠地挫了一下,生疼;疼过之后也醒悟了,刘禹锡的《陋室铭》有句名言:“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海藏寺的水虽不深,也许是有龙脉吧?故有灵气,亦有名气,故能延存千年而不朽。
如今,岁月老去了碧波,潜龙无处藏身,所以,偌大的名寺里尽显灰暗破败,甚至连久居武威的友人也极少愿意到海藏寺游玩,甚至,想不起海藏寺的名字。
哦,原来如此!我的梦,在此刻怦然破碎成殇,恐怕无法捡拾了……

作者简介:刘建慧(刘鉴慧),女,笔名,柳荫,网名,慧惠,甘肃永昌人,中国延安文艺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协会员。多年来,喜欢文学,坚持写作,在《飞天》《西部.法制文学》《检察文学》《文存阅刊》《北方作家》《作家天地》《西部人文学》《西凉文学》《生态西部》《西风》《黄土地》《美塑》《岷州文学》《凉州文艺》《骊革千》《当代金昌》《漫话永昌》《金昌日报》《甘肃农民报》《甘肃工人报》《甘肃日报》《甘肃经济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00多篇,50多万字。另外,在多个微信公众平台发表各类文章若干篇。荣获《金昌日报》散文征文二等奖及优秀奖多个,荣获《西风》散文征文三等奖、优秀奖各1次;金昌市第八届“金星奖”优秀奖。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原创】
李老先生诗致夜月、兆举、才年、清雅、清芬、秦风|天马竞辉1494期
易名轶闻轶事(随笔) 汪开授|天马竞辉1486期
试解央视春晚提及古涼州的二句诗 李老先生|天马竞辉1396期
软儿梨情结 张开俊|天马竞辉1347
被偷走的年少时光(词曲原唱) 何文娟 |天马竞辉1153期
编辑:杨易凡
图片:网络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原文链接、若转载请注明出自【天马竞辉原创文社】,谢谢!
首次投稿作者请先了解>>>>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
投稿务必请发邮箱[email protected],谢谢!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苹果手机赞赏入口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后赞赏,请注明所赞赏作者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团队:
顾问:李老先生 微信号:LBS18293557903,秦淮梦月,王琦,雨之恋
主编:静之逸 微信号:285095385编辑制作:杨易凡 微信号:YYf15117101163
推广:弋蓉、西凉举子、王芳,山花、樊晋江
投稿:[email protected]从即日起,本文社携手天马晴空公众平台(wuweifangxie),在天马晴空推出【竞辉原创】专栏。
天马晴空公众平台系武威市委政法委主办的官方公益宣传平台,【竞辉原创】专栏专发本文社思想性、艺术性强的文艺作品,如系反邪教主题作品,天马晴空推送有关媒体刊用后,将按有关规定给予稿酬或奖励。(2018年3月23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