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河山雅韵

《首都文学》4312期‖陕西作家张晓虎:榜 样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张晓虎,男,1971年9月20日出生,陕西省周至县四屯镇下三屯村人,现定居于周至县温泉路龙泉公寓。大学本科,党员,任教于周至县四屯镇四屯中学。上中学时开始诗歌创作,后工作之余笔耕不辍,于2005年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2006年加入世界华人作家协会;2020年加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作家协会。曾经创办过二曲诗社,刊物《二曲诗苑》报,担任社长及总编。周至七中校刊《金合欢》报总编。出版诗集《火鸟》《她的背影》;散文集《红尘万丈》。散文《美丽的乡村》荣获中央电视台“读书征文”三等奖;诗歌《怀念一条河》荣获“全国中老年诗画大赛一等奖”;诗歌《故乡的戏》荣获陕西广播电台“戏曲广播征文”一等奖;散文《父亲的收音机》荣获“滕王阁征文大赛”一等奖。诗歌、散文、小说、通讯、评论等作品常见于省内外报刊杂志。全国各大网站文学论坛也有很多作品发表,尤其是“守望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站”发表作品较多。
榜 样
【散记】
本刊编委 张晓虎(陕西周至)
辛凡像片他是当地文化界里的一位名人,曾经在学校、教育局、县委宣传部工作过,很有才干,尤其是新闻报道、摄影成绩显著。我见过他几次,印象很深。他比我大几岁,是一个很好的“老大哥”。《周至报》开办初期,非常红火热闹,编辑记者每天忙个不停,与下面基层单位一帮文友业余作者经常联系,交往甚密,打成一片,亲如兄弟姐妹。每次见面,手握手嘘寒问暖家长里短、天南地北、古今中外、人生感悟说个没完没了。临走时,频频挥手,依依不舍,那种朴素纯洁的情谊至今每每想起,仍旧感动不已。很自然,喜爱业余文学创作的我,也成了《周至报》报社的座上客。当时报社里的工作人员较多,且中老年占多半,相比之下,辛凡则显得较为年轻。他很忙,每天带上本子、照相机跑个不停,风雨无阻,披星戴月,废寝忘食,很少在办公室或是编辑部见到他的身影。另外,晚上还得加班赶写稿子,家务事也挺多,上有老下有小的,很不容易,真正的一个“泥腿子”。然而,他的心态很好,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似乎生活里的一切都称心如意。听人说,他的家在农村,单位经费紧张难以解决住房问题,只好天天往回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便成了他唯一的交通工具。有时候太忙,午饭就在外面的小吃摊凑合一下,急匆匆地回到报社办公室继续工作。有一次,我去报社交稿子,正好是上午下班的时候,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忙着。他很高兴,又是让座又是端茶倒水,还不停地夸我的诗歌写得很有水平。我一下子没有了生疏感与拘谨,敞开心扉,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他从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本往年的《周至报》合订本,还有他的新闻报道、摄影、散文作品剪贴,让我带回去有空翻翻,鼓励我好好写,坚持下去,会成功的。我把这两样“礼物”小心翼翼地装进包里,心里暖融融的,同时,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返回的路上,我的心在快乐地飞翔,对他的敬重之情油然而生: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很有意义,我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位良师益友,收获很大。辛凡真是个很有才干的人,写了那么多的新闻报道,获奖无数。今后,我要以他为榜样,好好写,不断努力,更上一层楼,为实现人生理想努力拼搏!那时,我除了写诗歌、散文、小说之外,偶尔也写一些新闻通讯,拍一些照片,有生活方面的,也有艺术方面的,他给我的作品剪贴和《周至报》合订本还真是帮了我不少忙,可以说是我的又一位良师益友。工作之余,我便伏案苦读,随手把在文章中看到的好词语、句子、段落抄录下来,仔细琢磨,用心体会。有时写稿子时遇到了“拦路虎”,便急忙从书桌上找到他的作品剪贴和《周至报》合订本查看,学习借鉴一下,如此一来,我的写作水平提高很快,再加上自己对文学的痴爱,笔耕不息,还不断参加各种写作培训班、业余作者座谈会、名家见面会、笔友会、采风活动等,让我的文学创作呈现出一种昂扬奋进的趋势,走进了人生的第一个春天。诗歌、散文、小说、评论、通讯、摄影等作品连连上报,令一大帮文朋诗友羡慕不已。好的习惯一旦养成,会让人终生受益,的确如此。酷爱业余写作的我,一有空就大量阅读古今中外文学名著,广交文友,深入生活,四处奔走,孤灯夜下写写画画。在我看来,一个人写作的成功完全来自于勤奋执着,还有心中对文学的那一份敬重与“痴爱”,没有捷径可走,哪一个伟大的作家光辉巨著的背后,不是辛勤的汗水,呕心沥血,甚至生命的牺牲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就是一例,《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也是,还有很多很多,不胜枚举。当我在大量阅读这些文学大师们沉甸甸的传世佳作时,便不由自主地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生命理应如此,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喜爱的事业中去,忘掉一切,永保一颗童心,像夸父逐日一样,不达目的不罢休,那么,成功就不会永远只是一个美丽的影子,人生也没有白过,死而无怨。后来,他由于工作成绩显著思想积极上进而被调到了县委宣传部。如此一来,我和他见面的时间就更稀少了,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小地方,相距并不遥远,但是都很忙,被现实生活牵着鼻子走,再加上我是一个性格内向多愁善感的人,不善交际,见到陌生人无话可说,浑身不自在,就更是如隔千山万水了。偶尔在县城的街头巷尾碰见,也是点头笑着打个招呼,闲聊几句,握手匆匆告别。而他,总是笑容满面,声音响亮,心直口快,很阳光快乐的样子,也总少不了问一句:“兄弟,最近忙啥呢?又写了什么大作了?”我很不好意思,低下头笑了,说道:“与你相比差得远了,不敢说什么大作,闲了也总是写写画画的,你有空给我好好指导一下!”他便又说道:“哥和你一样,也是一路上摸索着过来的,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寒,梅花香自苦寒来,爬格子是苦差事,也没有捷径可走,只能是好好观察好好写,功到自然成。你还年轻,好好写吧,今后大有所为,哥看好你了!”我又一次心里暖融融的,浑身充满了力量,心里比喝了蜜还甜。我喜欢看报纸,单位办公室订有很多不同种类的报纸,每见到报上有他的作品时,都会忍不住眼前一亮:“又看到辛凡的文章了,真是太有才了,也很勤奋!”回到宿舍,往往会躺在床上反复观看好几遍方才罢休。心中不禁想到:辛凡哥,什么时候我才能和你一样啊!有那么多的作品上报、获奖,另外,还有一本沉甸甸的作品剪贴摆放在书桌上。大概我是永远无法赶上他的,因为他太勤奋执着,又很精明智慧,口才流利,善于交际。时间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当我在快马加鞭不停地写作时,他一定也在东奔西跑风雨兼程忘乎所以地写着。在县教育局召开的全县各单位通讯员座谈会上,我很是意外地见到了他。他在主席台上就坐,笑容满面地给下面来自全县一百多名各个单位的通讯员作报告,谈新闻写作、新闻摄影、个人生活经历、经验心得等,话语亲切,声音响亮,仿佛亲朋好友聚会一般。当时,他已经是县委宣传部的领导了,可是没有一点儿架子,亲切随和,平易近人。也许,在他的心中,只记着自己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别的东西与自己一点儿边都不沾。会后,在大门口,他喊住了我:“兄弟,你今天也来了,最近一切都好么?”我原本是要回避的,生活中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令人心情十分沉郁,极不愿抛头露面,很怕见熟人。加上童年时家庭生活的不幸,让我蜕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喜欢安静,一个人独处,也有点清高孤芳自赏。很多人都不理解,说我性格孤僻怪异不合群很难相处,一个个良言相劝,要我好好改改,多与人交往沟通,心态阳光一些,年纪轻轻的要富有朝气,不要沉默寡言装老成,一下班就回宿舍把门关紧,呆在房子里不停地看书写东西,书呆子一个。我不是傻子,难道不理解朋友的一番好意吗?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加上非同寻常的人生遭遇,自身所处的生活环境,可以说是根深蒂固了,难以更改。劝人的话谁都会说,大道理谁都明白,然而,当很多不幸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那种切身的感受难以言表的痛楚真是让人欲哭无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犹如天塌地陷一般,岂是亲友们几句暖心窝子的话语就能改变的,任何事情都是说起容易做起难啊!这或许就是我很想回避的真正原因吧,很害怕他问起我的家庭生活和现实境况,那毕竟是一个难言的隐私伤痛,永远的伤疤,说与不说都令人异常尴尬难受。还好,他只是出于礼貌关心简单地同我说了几句,便匆匆坐上车离去。我心里真是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咸一齐涌上心头。不久,他在电话里叮嘱我,写通讯稿时一定要做到真实、及时、主题鲜明、标题新颖、生动活泼,多一些人物事实的叙述,少一些主观性评论,词语要平实,不要太艺术化;内容方面,要有选择性,多写一些有价值、有趣味人们关注爱看的。另外,还要注意自我保护,要是不是硬性任务的话,最好不要去做负面报道,引火烧身。专业记者要写是他们的职责,义不容辞,做为一名地方通讯员,是有一定的选择权利的。接着,他给我举了个例子,说他曾经写了一篇新闻消息,结果刚一上报当事人就找到了单位办公室闹事,无奈只好请假回避了一段时间,等事态平息了才上班。人心险恶,社会很复杂,不是每一个好人所做的每一件好事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收获,生活中,意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平凡人谁不想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呢?这些私下里的知心话令我终生难忘,同时也引发了一番人生的思考:做人难,做事更难!然而,人活着就得做一个好人,受人尊敬,有口皆碑。事情再难做,也必须去做,还要努力做好,对得起天地良心。有人的地方就有事,有事就需要有人去做,人与事是不分家的。换个角度说,这是他对于我的一片深情厚义与关爱,如果是一般朋友的话,怎会如此呢?可见,他已经拿我当知心朋友看待,好如兄弟;而我,对他心中的敬意也是与日俱增,甚至是感激涕零。我在乡政府工作时,曾经写了一篇新闻通讯,报道了当地一位名叫陈撑位的中学音乐教师孝敬母亲的感人事迹,后来,上了《华商报》《西安日报》《陕西日报》《三秦都市报》《老年报》等,省、市、县、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记者也纷纷赶来采访录制专题片,一时间,成为当地特大新闻。他知道后,打电话说兄弟你这一回把事弄大了,很不简单啊!还特意邀请我去县委宣传部谈谈,想知道得更多更细致一些,随后想抽时间去看望一下陈撑位和他的母亲,我满口答应了。在县委宣传部门口,我给他打电话,说我已经到了,就在楼下大门口。几分钟后,他来到了楼门口,人还未走出大门,响亮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畔,很热情很爽朗很阳光,一点儿都没有变,依然是我最初见到的辛凡。来到他的办公室后,他叫人过来给我沏了杯热茶,放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又递过来一根烟。天热,他便脱了外套,顺手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之后,便推心置腹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还不时找来一些省市大报摆放在桌面上,打开用手指给我看。与其说是谈话,不如说是讲解指导,一堂特殊的新闻写作课,或是经验交流什么的。他是我的老大哥,也是一位细心认真热心的好老师,让我心存感激,一生一世。唐代大诗人李白在一首诗中写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赠我情。人世间,除了亲情爱情之外,纯洁深厚珍贵的友情也值得人们去歌颂,铭记于心。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虽然我与他交往不多,仅仅只是几面之缘,然而,他对于我的教导帮助鼓励鞭策却是人生中一大笔财富,如果说,今天的我有了一点儿成绩,都应该深深地感谢他才是。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也不知道近况如何?我猜想,他一定又在忙着自己所热衷的新闻事业,废寝忘食,风雨无阻。他热爱新闻事业,也几乎为此耗尽了精力心血,什么都不为,只为了心中的那一份梦想与热爱。如果他当初选择写小说的话,凭着那一份勤奋执着灵气才干,没准儿会有一本像《人生》或是《白鹿原》那样的辉煌巨著问世,然后再改编成话剧、电影、戏曲,家喻户晓,名扬四海。但他没有,或许是天意,他爱上了新闻,成了一名优秀的记者,硕果累累。他是一个性情中人,真正的文人雅士,很平凡,但又不平凡。正如他的名字一样,辛苦的辛,平凡的凡,合起来念就是——辛凡。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由作者提供,特此致谢!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总 监:张丽明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张晓虎 往期作品《首都文学》4054期‖陕西作家张晓虎:崔书记《首都文学》4103期‖陕西作家张晓虎:我在乡政府的日子《首都文学》4137期‖陕西作家张晓虎:大荔县印象《首都文学》4186期‖陕西作家张晓虎:我眼里的大作家叶广芩《首都文学》4262期‖实力诗人张晓虎:南京1937(组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