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美文

《首都文学》4907期‖江西作家雷雨森:感恩旧事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雷雨森,江西波阳人,1962年生,1983年开始写作,并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杂文等作品。90年代从业传媒广告与市场营销。
感 恩 旧 事【散记】雷雨森(江西波阳)
早年我父亲给我取名“雷云龙”。母亲离开我时,我才只有16岁。正月初八的早上大约八点多钟,父亲把我从床上叫醒:“龙崽,快起来!快看看你母亲,她一头都是虚汗呢!”我赶紧爬上床,用手去摸母亲的额头。母亲这时候紧闭两眼,安祥地睡在床上,我不懂事,我急切地摇母亲的肩膀,嘴里头不住地喊:“娘!娘!娘!!”我的哭嗓子的喊声惊动了大屋里的邻居们,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围到我们的房间门口来了。住在楼上的遇到事情很有主见,且很热心能干的道金和他夫人堂婆,他们闻声也从楼上赶下来,进到我们房间并围在了我娘床前。堂婆见我哭喊,便也弯下腰对着我母亲喊:“同年娘啊,你可要醒过来呀!你的龙崽可还小啊,你可不能够丢下他不管呀!”因为我是在床上,趴在母亲跟前的,所以我真真切切地看见在堂婆的焦急地呼喊之下,母亲紧闭的两眼之间流出两颗好大的眼泪。好心的堂婆一见,赶紧掏出来一块淡蓝白色方格手帕为母亲拭泪。好多年以后,几乎所有见到那一刻情状的人都说:“龙崽他娘临咽气时候哭了!她只是不能说,啥都能听见,是真真切切地难舍自己儿子呀!”我爱堂婆,始终惦念她那一块手帕。我感恩她为我的母亲临终拭泪。(今日家正大哥转来一位儿子对于母亲的回忆视频给我看,旋即钩沉起我对于慈蔼母亲的愧疚之记忆……)记得平时背母亲去医院看病开药,我总是先走到母亲跟前,手里拿了把黄油布雨伞,在母亲的面前将背向着母亲低下,等瘦得只有60几斤重的母亲趴在我的背上之后,我一边站立起身子,一边将伞横着搁在母亲屁股底下两手紧紧握住伞的两头,一步步经由斜对过的“蔑丝上弄”走向市立医院……每一回等把母亲背到了医院大门口时,便总是蹲伏下身子,让母亲两脚落地,而后转身牵住母亲的一只手让母亲缓缓转身走几步,再坐到医院门口的人行道边缘石条上坐着歇息……而我则先进去到内科门诊挂号,然后再出来搀扶母亲去门诊部的走廊坐在绿色长条木椅上排队应诊。母亲知道我对于所有吃食里的最爱是花生,因而便总会在她坐在人行道边歇息的时候买了身边小贩的2角钱炒花生,大约是二两,用她自己那块蓝手帕包着,待我挂妥了号出来时给我吃。有一回,是我一辈子至死不忘怀并且也最不会饶恕自己的是:当时那一刻,母亲同往常一样,伸出一只手把那包花生递到我面前之际,我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怨气,竟然一巴掌打去……花生被拍打撒落了一地……母亲平静地抬起她已经被肺心哮喘病折磨得头肿脸肿眼睑肿了的眼睛望着我,一句话没说,只一边哮喘着咳嗽,一边默默蹲下身子,喘息着、一粒粒地把散落地上的花生重新又拾捡在手帕里,再然后包好塞进自己的口袋。母亲她不怒不哭,也不责骂或怪怨我。倒是我流着泪,哽咽着,强忍住自己不哭出声来……那时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太悽苦、太委屈,因为被年老受病苦折磨的父母双亲所累,早已经失却了太多太多同龄人所有的快乐、欢笑和幸福,已经遭受到了人们太多太多的白眼、卑薄、侮辱、欺凌和蔑视……但最后,母亲还是默然和往时一样再次趴在我的背脊让我背起一步步朝医院门诊部走去……门诊室里当班的大夫,竟然又是因为我经常背母亲找她诊病的那位圆脸的短发女大夫,她是一个慈祥的阿姨。如果眼下有人要问我“阿姨”有怎样的一张面孔时,我就会告诉说:在我心灵深处深刻认知的“阿姨”典型,便是为我母亲开药治病的这一位!这位约三十几岁的女大夫脸上透着友善、和蔼与悲悯。她对我们母子印象非常深,因为老看见我这样小小一个十几岁少年,几乎每周都要背着那样年老病弱的母亲,由她接诊看病,并因此还触动了她仁慈和善良的禀性,便从心底里同情怜悯起我们。有一天,她非常恳切地对我说:“我已经非常明了你母亲这些慢性病了,你以后就不要每礼拜再背着你母亲一起来,让她在家好好歇着,你只要拿上你母亲的病历前来挂个号,我给你母亲开药就是了……”当时,我没有喊过她一声阿姨也没说过“医生,谢谢你!”之类的一句话 。然而,由此便在我的心里播散下了对于所有善良、仁慈、友爱和公允行径感恩的种子,并且相随岁月的行程而开花、结果……此后我曾经离弃对自己老年健忘症父亲进行责骂的老板,也曾经有悖常规地去远方援手住院疗病的女同事,还曾经无视诽议地把别人罹患绝症的母亲视同自己的母亲……这一切,皆为少年时自己因了母亲而播下感恩的种子!大约在2000年,也就是二十几年之后,我竟然又遇见了那位一直不知名的圆脸和善仁慈的女大夫!这位女大夫竟然住在金鱼山我家19栋五楼旁边的17栋四楼。2000年那年,刚好忙着为一个民营企业做收购白酒厂之事奔走不歇……在许多次司机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只要一看见这位已经退休了的女大夫提了菜蓝米袋或者别的物件,我总是会立刻下车,走到她的跟前招呼她一声:“大姐,又上街买了许多东西呀?”在跟她打招呼的同时,我立马就会毫无推让地抢接过她的东西,为她拎着扛着,送她上到17栋四楼她的家门口。次数多了,有时候老人非常诧异并且感动地说“年轻人,谢谢你,你真好心!”我听了女大夫的话,开心一笑,不吭声。为我母亲,为少年那时的自己……因为我看见了当年苦难岁月播下的感恩种子业已开花,并且灿烂一地。2021.01.19二稿于景德镇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因本刊发文具有连续性,若非违法违规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删除任何一期发文,其它公众平台因需要要求删文,经作者同意后需向本平台支付300元断号费、编辑费、“原创首发”转让费;作者个人要求删除已经发布的作品,需向本平台支付200元断号费、编辑费、违约费。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源自网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社 长:纳兰雨辰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王 炜 郭凤屏万厚敏
任汉梅 任卫东 张 峰 韩星海
吴子新 徐军华 王保义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